神与人的界限

---谈<<山海经>>的人神差异

王立 (本站顾问)

人们一般认为<<山海经>>是神话,否认其真实的一面.<<山海经>>有神,有人,有兽,并不相混.仔细品味,就会看出<<山海经>>作为信史的特征:如实地记录上古时代的见闻,思想观念和不同的甚至矛盾的史料.

在原始宗教中,万物有灵的自然崇拜造成了无数的神.母系社会"知其母不知其父",与图腾崇拜的盛行相辅相成.动物,植物和无生命的东西,都可以成为图腾.<<山海经>>中最引人注上的"怪物"就是图腾神.原文写神,写人,写兽,其本质都是图腾像."马身而人面"的生物不会存在,但这样的图腾不仅在中国有,而且在古希膜也存在过.姜,姬,妫等上古姓都从女,是一半图腾一半人的观念留在了汉字中.到了父系社会,生殖崇拜(且形器成为祭祀对象)发展到祖先崇拜(男始祖变为民族人文始祖),逐步建立起祖先神的体系.图腾崇拜在商周时代一直存在,而这时已是文明时代了,从青铜器,陶器等铭文中,我们可以到图腾崇拜的存在,因而更深刻地领会<<山海经>>的价值.

<<山海经>>中的神,有山,河,湖之神,有日,月之母,有祖先神,某地之神,有一定的祭祀礼仪.这是当地人对图腾神的祭祀.如<<北次三经>>的末段,可与考古发现相印证.这一带大致属红山文化区,猪图腾盛行,考古界发现的"猪龙"即是明显的例证.玉器也极其引人注目.红山文化距今约五千年,到了周秦时代,现今发掘的东西还在地下沉睡,<<山海经>>描述的显然是地下的文物所反映的文化,并且没有证据表明<<山海经>>的这一部分记录了当时的地理与民俗,这是<<山海经>>主要部分形成于四千年前的一个证据.

羲和为日母,常羲为月母,少昊作为二者的丈夫,可谓日月之父了.三者是黄帝之臣,被后人神话了.日,月在他们之前已存在,日母,月母之谓是由职业(司日,司月)演变而成的.四方之神祝融.蓐收,禺疆,勾芒的形象,显然是图腾.<<帝王世纪>>说帝喾"以句芒为木正,祝融为火正,蓐收为金正,玄冥为水正,后土为土正".五行之官的实质是什么?其名号从氏族名号变为官名,五行之搭配既是职责的反映,又与所属族群一致.句芒在神话中成为太昊佐神,其原因是句芒为太昊后裔.太昊"首德于木",句芒也为"木正".五德之说本来有部分事实,并非全为虚构.

<<山海经>>的世系记载,上起太昊,下至商周,包括了上古史大部分帝王和著名首领.炎帝,黄帝,少昊等的世系非常重要.随着考古学,古文字学和民俗学研究的深入,这些世系将成为信史的组成部分.<<大荒东经>>"困民国",早有学者指出是"因民国",地在中美洲.下记王亥事,与中美洲发现殷商祖先牌位相符,确有王亥去中美洲(或生于中美)的史实.<<海内经>>记"炎帝之孙伯陵",<<国语.周语下>>记"我姬氏出自天鼋......则我皇妣大姜之侄伯陵之后逢公之所凭神也."逢公为伯陵之后,即炎帝之后,而逢公信的神是天鼋---轩辕黄帝的图腾神,见于易洛魁人的图腾.炎黄联盟自仰韶文化至周代一直是史实,炎黄子孙一语有文物为证.仰韶文化陶盆上的鱼为神农氏族徽,天鼋及其同类和变体(如龟,蛙)为轩辕氏族徽.鱼,蛙共同出现,是复合图腾,即炎黄的共同后裔的图腾.周代人仍在祭祀太昊,少昊,但"皆黄.炎之后也".(<<国语.周语下>>)在当时已是华夏各族的共识了.

古人认为人死为鬼,"地下有灵".帝王却把祖先列在天帝身边,成了"在天之灵".商周卜问先王先公,祖先显然是神.三皇五帝成为神,还不止此.他们生为首领,兼大巫师,死为神.<<大荒西经>>:"......有人珥两青蛇,乘两龙,名曰夏后开(启),开(启)上三嫔于天,得<<九辩>>与<<九歌>>以下."启神通广大,真是威风!如果不是出于夏人之口(笔),对启的崇敬何至如此登峰造极?

在<<山海经>>中,记载了颛顼,帝喾,尧,舜,文王,后稷,丹朱,叙均等的葬地,却没有太昊,炎帝,黄帝,少昊,禹,启的葬地---因为这些帝王在作者中是不会死的神,当然没有葬地.从这一重要的差别中,可以推测作者的所属时代和族属.儒家以尧舜为圣贤,<<山海经>>却把禹,启放在重要位置.书中所记诸国遍布海内外,唯独少一个"蜀国".蜀人为炎帝裔,为夏族.太昊,黄帝,少昊等与蜀人密切的关系记在<<山海经>>中.可见,<<山海经>>至少部分出自蜀人之手,核心部分写于夏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