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年说羊

王立(本站顾问)

天水一带南下入蜀的是早期羌人,夏伐有缗,有缗入蜀,为夏代夏文化的传播者.黄帝与蜀的关系是炎黄联盟的表现.

      羊年到了,人们的祝福喜欢用上"羊"或同音的字:三羊(阳)开泰,喜气洋洋,大发洋财...追根溯源,羊年为美,善,祥的组成部分,突出地反映了羊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形象.羊,更包含了中国文明的丰富信息和发展脉络.

      羊是象形文字,是羊的正面形象.距今9000-7800年的河南贾湖先民就已经有了羊,可能是野生的,也可能是家畜了.距今7000年左右,养羊逐渐在畜牧业中占了较大的比重,其中甘,青一带尤为显著.炎帝姓姜,就与羊有关.生活与羊关系密切,才选羊作图腾.羊首人身就是"美".<<今晚报>>曾有过"羊大为美"与"羊人为美"为主题的两篇美学论文.从字面上讲,就与论<<易>>的分歧一样不可理喻.放到图腾的实际中,是"羊"这个图腾美---羊,美,羌,姜可以说是一个意义.以羊为神,当然向羊祈福."善"甲骨文是羊头下有一双眼,意为羊的目光温顺,所以羊成了善的象征."美"体现了先民的审美情趣和对羊的感情,"羊"本来就是"祥"的本字,如"吉羊"就如说"吉祥".为了明确分工,又造了"祥"字.在与祭祀有关的字中."示"表义,取自供桌上的形象."羞"原意为"用手牵羊",引申为美食,即"馐"的本字."鲜"取自两种味美的动物,同时也是炎帝族的图腾.羊是羌人的大图腾,鱼则是神农氏的小图腾."群"取羊喜欢聚集在一起的特点,"羊"表义,"君"表声兼表义,因为羊群跟头羊走.

      美,姜,羌都是羊首人身,"大"是正立,"儿"是侧立,"女"指明了性别.图腾产生于母系社会,所以图腾像是一半为图腾一半为人时,人为女性.<<史记>>,<<帝王世纪>>记载的感生神话,是图腾观念的产物.上古时代的先民不懂性生理(中古以后也不太懂),所以"无父而生"的说法盛行.如五帝三代的始祖,明明有父,却在感生神话.图腾到西周仍存在,这时已是公认的文明时代了,可见图腾延续到文明时代是正常的.现在许多少数民族保存了图腾崇拜也可为证.图腾在氏族见部是认同的依据,在不同氏族间是区别的标志,不同氏族通婚,产生了复合图腾(如马身龙首-- 龙马).在一个较大的部落(后来包括国家),王族有大图腾,下属氏族有小图腾,以牧羊为主的羌人,族名得自羊图腾像.姜姓也是图腾像,中原的羌人早已融入汉族,只剩下姜姓.而四川一带的羌人保留了上古的文化形志,变化不大.甲骨文中以羊献祭,也以羌人献祭.中国文明起源地不止一处,以甘肃及其周边地区影响力最大.这就是<<易.系辞下>>从伏羲,神农为中国文明之源的考古学证据.虎图腾的伏羲,西母,穷奇等生活于羌人所在的黄河上中游一带.所以伏羲,炎帝都是羌人.仰韶文化的主人为羌人."华夏"的概念适用于东周,但在仰韶文化时期羌人就是中国文明最活跃的角色.从这个思路出发,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藏语与汉语同源了.羌族,藏族文化相似,尤其语言,建筑,习俗共性多,是来自同一个源头---羌人.大地湾被有的学者看作中国文明的发祥地,有道理.

      羊图腾的最佳示例为"高阳氏".<<史记.五帝本纪>>以为颛顼与高阳为同一人.正如炎帝不止一神农氏一位,高阳也不止不位,颛顼与高阳被后人混为一谈,是由于他们有某种联系,或许有重合身份.<<楚辞.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远游>>:"高阳邈以远兮,余将焉所程?""轶迅风于清源兮,从颛顼乎增冰."楚人为高阳后裔,高阳距当时已很久远,难以细究.颛顼则晚近一些,能"从"之."高阳"的图腾为羊在高上,即羊图腾的人登高(犹后世登极为帝王)."颛顼"的图腾为山下正立人形与干戈的复合.同一人不可能有两个同等地位的图腾,可证高阳不等同于颛顼.<<山海经>>说:"有氐人之国,炎帝子名曰灵恝,灵恝生氐人,是能上下于天.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谓鱼妇...."化为鱼,正为神农的图腾,可知颛顼为羌人.黄帝之妻,儿媳都是蜀人.青阳,昌意长于蜀.蜀人为羌人,从

      <<山海经.五藏山经>>详细记载了羊图腾的分布.商周金文仍有羊族徽.对照考古发现,我们一定能够据此理解羌人的迁徙,演化,弄清中国古史的基本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