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穆—上古习俗的继续

王立(本站顾问)

        研究古史的人对昭穆这种宗法制度都或多或少地有所了解,但对其起源和传布的广泛性缺乏足够深入的认识,古往今来许多论著在昭穆问题上犯了错误,就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甚至在“然”上也颠倒黑白的结果。

        上古宗庙或墓地排列,始祖居中,二世、四世、六世位于始祖左方,称昭;三世、五世、七世位于始祖右方,称穆。《左传.僖公二十四年》:“管、蔡、成、霍、鲁、卫、毛、聃、郜、雍、曹、滕、毕、原、丰、郇,文之昭也。”这十六国始封之君是周文王的儿子,均为“昭”,文王则是“穆”。武王是文王之子,为昭。共王为穆王之子,为穆。......同一辈的人即兄弟相继为君,昭穆相同,鲜簋记载周厉王禘于昭王,是五世一组的定制,昭王—穆王—共王—懿王—夷王,没有孝王的位次,因为孝王是共王之弟,被排除在外。没有二君在同一位次的事实,体现了昭穆制度分别宗族内部长幼、亲疏、远近的功能。

         周昭王、鲁昭公穆位,周穆王在昭位,鲁穆公在穆位,说明谥号的昭、穆与昭穆制度无关。《逸周书.谥法解》:“布德执义曰穆,中情见貌曰穆。......昭德有劳曰昭,容仪恭美曰昭,对闻周达曰昭。“谥号在君死后定,昭穆位次则由世系决定。有人认为谥昭的必为昭位,谥穆的必为穆位,不对。

          昭穆制度始于何时?《左传.僖公五年》:“太伯、虞仲、太王之昭也,{(豸虎)为一字}仲、{(豸虎)为一字}叔、王季之穆也。”太王、王季、文王、武王、成王依次为父子相承。武王之前为诸侯,“王”号为追加,但世系一贯,昭穆上溯到太王。五世一组,故上推到太王。更早的时代就没有记载了。文献对各诸侯国昭穆记载很少,其实这种制度肯定是广泛实行过的。

         昭穆制度源于母社会二辈制族外婚。每个氏族内男女各有两个辈份,两个氏族同辈异性才可以通婚,孩子的世系按母亲的世系决定。这样,第一代和第三代理论上是同辈关系。摩尔根《古代社会》介绍19世纪澳大利亚卡尔罗依部落分为两类氏族,可用甲、乙两类来区分开,甲类氏族和乙类氏族各3个氏族。每类氏族分两个辈份,以A、B区分。

    甲类氏族                    乙类氏族

    慕里(A组男)        布塔(A组女)

    玛塔(A组女)       孔博(A组男)

         库比(B组男)      伊帕塔(B组女)

    卡波塔(B组女)    伊排(B组男)

        每类氏族内部有A、B两个辈份,不同类氏族A组为同辈,可通婚;B组也都是同辈,可通婚。慕里只能与布塔通婚,生子为伊排,生女为伊帕塔。玛塔只能与孔博通婚,生子为库比,生女为卡波塔;卡波塔之女为布塔,与玛塔同辈。这可以在墓地的排列上得到证实。摩尔根举了一个例子:在图斯卡罗腊部落的公共墓地,凡是同一氏族的死者都葬在同一行墓地里。......夫妻分葬而且异行;父亲与其子女也不同葬同一行;但母亲与其子女、兄弟姐妹却葬在同一行。父子属于不同氏族,是昭穆制度的根本意义。

        昭穆制度与墓葬的情形相同,只不过王、诸侯一世只一位,昭、穆的排列与原始习俗如出一辙。正因为昭穆制度是上古习俗的继续,并非周代首创,所以春秋时期的宗伯、宗有司身为专职人员,却无法把问题讲清,以至后来的学者对鲁国僖公、闵公的昭穆位次作出种种解释,产生兄弟异昭穆的观点。兄弟同辈昭穆相同,现代人才弄清其实质。

       中国的昭穆制度,原来来自原始社会。只有中国在进入文明时代之后几千年仍保存了这一古老的习俗。这足以支持中国是古老文明唯一未曾中断的国家这一结论。根据与昭穆制度相关的史书、文物上记载,能够考订某些史实,纠正错误的记载。希望有关学者对此提出高重视程度,在上古史研究上发现更多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