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土在大荒  殷人思故乡

王立(本站顾问)

        学者称殷人为东夷,我要用“归国华侨”称呼殷人。“华”字未必得当,“归国”、“侨民”乃得历史真实。《山海经》中王亥—一美洲,卜辞中对王亥祭祀极为隆重,他从美洲返回不正是“归国华侨”吗?

        陈梦家先生在《古文字中之商祭祀》中指出,燎祭者心理有三:1,对伟大处然之恐惧;2,向生产事业有关的物力求助;3,春念其旧居东土。殷都在今河南安阳市西北小屯村。盘庚迁都算在内,殷人共迁移13次,所以张衡说“殷人屡迁,前八后五。”王国维考证前8次迁移为:

        1,契自毫迁居蕃;2,昭明自蕃迁居砥石;3,昭明自砥石迁商;4,相土自商迁商邱;5,相土自西都商邱迁居东都泰山下后复归商邱;6,商侯迁殷;7,殷侯复商邱;8,汤始居毫(《观堂集林》卷十二)

        先商文化分布于晋南、豫北、冀南一带。发源地在漳河流域,甲骨文“滳”即漳河,其国号、族称源于先商时期。山东境内在夏代和早商时期,根本没有夏文化和商文化。主为夏商源出山东的说法与考古发现和文献记载均不相符。昭明迁泰山下之说不能成立。定都殷以后,距其故土不过方圆千公里之内,而且版图有所扩大,去所有这些以前的居地没有什么困难,用不着怀疑就可以断定,这些地方也不在东方,而是大体位于北方。

        殷王族念念不忘的东土不在中华本土,唯中美洲有考古学依据,能成为“东土”。《大荒东经》有“困民国”,一般认为是“因民国”,提到王亥,地在美洲。La venta出土殷人祖先牌位与玉雕像,汉字记载的先公先王等名号表明,这里是殷人的祭祀遗址——祖庙,只有王族才有这样的设施,即迁往美洲的必为王族。如果该遗址的年代确如发掘者所说,距今3200多年,就说明武丁时期有王族同时在太平洋那边的墨西哥立国。其历史可上溯到什么时候?《诗经.长发》说“相士烈烈,海外有截”,这海外关非一些学者说的辽西,应在中美洲。“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玄王为契,佐禹治水,受封大国在何处?“外大国”必在海外。《史记.殷本纪》:“汤乃践天子位,平定海内。”强调“海内”,意在指未及海外。因为夏代征东海,“及三寿,得一狐九尾”(《竹书纪年》)。即《山海经.海外东经》所说青丘国,在中美洲。相土、王亥等能到美洲(或生于美洲),夏王也能去美洲。汤革夏命,没有去美洲的条件,后来的商代人去过没有?未见记载。从商史“海内”、“海外”的观念,说明到周代,商后裔对祖先在中美洲开拓的业绩记忆犹新,引以为荣。只不过地在大荒,没有后人能识别的地名,或许八迁之中就包括上古中美洲,而后迂回中华故土。

      龙山文化在山东、山西均留下了文字,夏代和早商却没有发现几个文字。甲骨文作为一种比较成熟的文字,必然经过了漫长的发展阶段。但已知的金文和甲骨文都在盘庚迁殷之后,再早时期的文字埋在哪里呢?夏代青铜器上文字很少,或许夏族本来就不爱在青铜器上铭刻文字?商代后期文字多,早期也应当有。如果在中美洲的殷人是王族及其为数可观的臣民,也应当有卜辞之类。这类文物由欧美人发掘了,也不一定重视,必须由中国人和国外汉学家参与发掘 、考订。中美洲各国对中国文明与古代印第安文明的关系有一些了解,但不够普遍;某些国家与我国的关系不正常,如果各国能够了解古代曾发生在中国与美洲之间的密切联系和在地下文物上见证着的那漫长的交往史,就不会有那么多隔阂。NHK曾报道,危地马拉玛雅人说外国人抢小孩,就打伤日本游客。墨西哥印第安人称中国人为“拔山拿”(同胞),与前一例形成了鲜明对照!我们对于印第安人何尝不是一头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