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网络史学的若干怪论

王立(本站顾问)

          网上有不少探讨历史文化的网站、网页,由于各人都能自由发表见解,在百花齐放的形势下,一些值得反思的课题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凭心而论,有些人虽在引用史书,却是断章取义;有些人口口声声反对“浮躁”,其言论却是主观的臆断、空穴来风;有些人标榜没有偏见,却有着鲜明的倾向性。这些现象,小而言之,妨害了历史研究的正常进行;大而言之,则是助长分裂主义,制造偏见和矛盾,不利于安定团结。下边选择几项试作分析。

(一)“中华民族根本上是汉族”?

         说这种话的人无视历史和现实,比“大汉族主义”还极端。汉族及其前身华夏族只是中国众多民族的一个成员,其他民族同样是中国历史的创造者。否认其他民族的地位和作用,把中国历史看作是汉族的历史,少数民族群主统治,就是汉族的悲剧,此类观点不是狭隘民族主义吗?

        从距今一万年左右,我国各地陆续进入新石器时代。考古发现支持中国文明多元起源的观点。黄河流域、长江流域、黑龙江流域等众多文化遗址,表明我国先民很早就享有了较高的文明。过去被忽视的中原以外的地区,不仅有相当于中原文化或更高的文化,而且对中国历史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传统上认为华夏族住在中原,实际上不是这样,炎黄在东周时已被公认为华夏始祖。从湖南炎陵的考古发现可以看出,6000年前炎帝族已分布到湖南一带,这里不是中原。炎帝作为华夏始祖,仰韶文化是其文化,分布区域很广,确实是以中原为中心的“有天下”,从民俗学上可以识别出炎帝裔印第安人、因纽特人及北亚许多土著的炎帝时代的文化基因。同样,轩辕黄帝“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史记.五帝本纪》),地点在今张家口附近。红山文化显示出黄帝时代的许多现象,如玉器盛行,女神崇拜代表的母权制遗风,庙、坛、冢体现出八卦布局.......美国易洛魁人为轩辕后裔已不用怀疑了。炎黄时代其族众不仅在国内分布,而且远达海外。羌人、戎狄在周秦汉都是“夷”,怎么解释炎黄族众的民族属性?近来有学者提出华夏出于羌,或出于夷,都是有一定依据的。少昊在山东,按说为东夷。“蚩尤宇于少昊”,在文化面貌上有体现,如苗族妇女服饰上的蚩尤像有鸟翅,复合图腾反映了民族的形成有融合的事实。楚人祖先有蚩尤,楚人融入汉族中,今苗族仍以蚩尤为祖,可见汉族与少数民族自有史以来就是不可分离的。

         尧、舜、禹时代和夏、商时,史料比此前有了大量增加。民族冲突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尧、舜、禹、商、周皆出于黄帝一系,这不是儒家的杜撰,而是可信的史实。"大禹出西羌"到底是不是真的?从三皇五帝与古代蜀地的关系来看,有一定的道理。羌人的大禹崇拜至少可以证明夏人为羌人的部分这个事实。羌、藏语言、古文化的相似揭示了羌、藏是中华民族的缔造者,是中华民族的核主成员。一般认为商为东夷,但先商在中原,商代亡,宋继殷祀。箕子、微子等封地本在华北、辽西。大部分的商后裔成为汉族。周出自天鼋,即轩辕,所以姓姬。先周、秦兴于陕、甘一带,地为戎狄间。秦之先为伯益,伯益之先为少昊,按说为东夷人。周代封国林立,国际关系错综复杂,姬姓国与周王室结亲的异姓国,成为华夏的主体。经过征战,到秦统一六国,很多夷狄融入汉族。汉族的形成与中国文明的发展一样,不是一元的。有人争论唐王室并非纯粹汉族,这种细节对于中国历史并无什么影响。汉代人说刘邦为帝尧之后,自不足信。李唐或出于鲜卑,而鲜卑汉化是人所共知的。汉族产生并非一元,后来别的民族融入,本质上是一样的。

        中国的五十多个少数民族,都是中国的组成部分。在建设祖国、保卫祖国的事业中,各族人民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中华民族这个概念准确地反映了历史和现实,是科学的,进步的。有人非要把汉族与少数民族的界限划清,非要说中国只能是汉族的国家,是不客观的,更是危险的!学术道德不容许!

        中华民族是个大家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这是国家繁荣稳定的根本保证。方文化人类学上讲,大多数少数民族与汉族本是同根生,即使是欧罗巴人种,也早在4000多年前乃至更早就来到中国,与各族交往、融合,缔造了中华民族。认清历史,把握现实,有助于搞好民族团结,反对分裂,各族人民共同建设小康社会。

(二)“元朝不是中国?”

        蒙古帝国取得了军事上的成功,地跨亚欧。元朝以今北京为都城,统治中国。这期间,汉族人被列为第三、第四等人,蒙古族和一些民族地位高于汉族。元朝统治黑暗,人民痛苦不堪。有人主张此时中国灭亡了。这是狭隘民族主义,是正统思想在作怪。

        中国是个历史悠久、多民族的国家,有统一的时期,有分裂的时期。前边说过,中国不只是汉族的国家,少数民族也是中国人,少数民族入主中原,不是外国人,而是本国的少数民族。东晋时,各地有很多少数民族政权,他们从来没被看作是外国人。元朝也是一样,只是改朝换代,“亡国”在初期确实令人难以接受,世界上其他国家把元朝作为中国,与中国人仍生活在中国一样未变化。明代修《元史》,清代修《明史》,就是对中国这个实体的认同,前朝并非外国,对朱元璋推翻元朝,孙中山推翻清朝的口号,要认清其政治需要和时代局限性,不能绝对化。《马可.波罗游记》中国正是元朝,这一点古今中外无异议。

        蒙古国灭金、西夏、南宋等政权,金和西夏是少数民族政权,因为他们的后裔已融入汉族和其他民族,领土大部分在现在中国境内,没有人说他们是外国。蒙古今天是境外的一个国家,历史上蒙古族曾入主中原,就说元朝不是中国。这是双重标准,事实上,蒙古独立是近代的事,蒙古族大部分住在中国,如果当初蒋先生不答应苏联的交易条件,外蒙古独立无法维持,“元朝不是中国”的立论基础就不存了吗?这样论证正中要害。    

        中国古代的“国”指封国、诸侯国和外族国家是,“外国”的观念与今天不同。如有人争论岳飞是不是民族英雄,问题的本质是历史上的民族关系。我们不能脱离历史条件去看历史。宋代与辽、金、西夏等的对峙是历史的必然,现在说他们全是中国,但在当时,外族入侵,保家卫国,就是正常的,岳飞、文天祥是无愧的英雄。六国与秦生死存亡的较量,更是华夏族内部的矛盾。这样看来,元朝、清朝不是中国的观点就没有意义了。

         看一看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希腊的历史,分裂时代、外族入侵并不奇怪。某些人借此类事件丑化中国的汉族,说“伟大的中华民族”不成立,实在是妄自菲薄。自呜得意,自我陶醉当然不对,但也不该走入另一个极端,否定历史就是实事求是吗?有人挖苦说中国人还在,就可以称为伟大。这个论据算什么?连中国文化的来龙去脉都不清楚,侈谈悲壮,不亦悲乎?不细读群书,不调查研究,不去考察活的古史,如少数民族习俗,不是浮躁吗?比诋毁中国文明的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什么理由替古人发悉苦之叹?

(三)“中国即中原”?

         中原指黄河上、中、下游,在史书和辞书中是比较一致的。《史记》中以中原为中国的用法很多,如“子孙或在中国,或在夷狄”(《秦本记》),“中国于四海内则在东南”(《天官书》),“中国之虞灭二世,而夷蛮之吴兴”(《吴太伯世家》)。这里“中国”仅指中原一的部分,比后来的中原小。直到现代仍广泛使用的“中原”指黄河流域,“中国”则是全国了。

        《史记.孟子荀卿列传》:“中国名曰赤县神州,赤县神州内自有九州禹之序九州也。”这就是说,《禹贡》九州为中国。这个区域比中原大得多。

        《山海经》“五藏山经”、“海内经”均为国内地理,共10篇。这个范围现代中国版地图小不了多少。“海内”、“海外”的定义,依《尔雅.释地》:“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这些非华夏族之地列于海内,但“海外经”、“大荒经”中有的也包括,有重合关系,有人说古人为中国的天下,如贾谊《过秦论》开头:“秦孝公......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天下、宇内、四海、八荒就是海内,与《山海经》的观点丰比,显然是太小了。天下岂只海内,而全世界。在《天下图》中“中国”只是天下的一小部分。有人说中国古人认为“中国即天下,天下即中国”,并不客观。《梁书》记录慧深游美洲,是十分广阔的地域,是正史对于海外最早详尽最准确的描述。宋代人已知道埃及,赵汝适《诸蕃志》记载了域外诸国,对埃及亚历山大灯塔的细致描述来自海员的见闻。中国与海外交往史很悠久,“中国即天下”确实出现在某些作品中,但不是事实,更不是中国古人认识的民办范围。

        《水经注.卷一》:“新头河......自河以西,天竺诸国,自是以南,皆中国,人民殷富。中国者,服食与中国同,故名之为中国也。”这与藏文《于阗国授记》把楼兰公主称为中国公主的情形相似。中国的概念早就扩大了,并非仅指中原,与中国原习俗相同、臣服于中原的朝廷的,即为“中国”。印度古代称中国为“震旦”,与欧洲人称中国为China或类似的发音一样,一直用于指中国,不因改朝换代就不认为这是中国了。对朝鲜、越南、日本、琉球等来说,这种认同与印度、欧洲并无二致。由于中国有改国号的传统,对于中国人而言,这种认同是被表面上不同的国号所掩盖,以致有人声称辛亥革命之前“中国根本就不存在”,可谓“盲人摸象”之徒。殊不知辛亥革命前已用“中国”指全国的观念在国内外已很普通。略举几例:

        朝鲜古代的《三国遗事》记仙桃山圣母为“中国帝室之女”。其神话固不可当真但可以证明“中国”已指全国,并非中原。帝室拥有全国,不言自明。

        明清之际周亮工《闽小记》:“万历中,闽人得之外国,瘠地砂砾之地,皆可以种......有吕宋国......行银如中国行钱......中国人截其蔓咫许,狭小盖中来,于是入闽十余年矣。”此处讲甘薯传入中国的经过,中国指全国,闽人为中国人,而闽不是中原。

         1842年查谟入侵西藏失败,双方签定的协议书中说“我们——拉萨的官员,一名嘎伦索康,一名笔喜戴(王奉),均系中国可汗的军队的军官,为一方,同另一方......”双方都认同“中国”这一名称。

         梁启超《戊戌变法记》:“君曰:‘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事在1898年。

        可见了,“中国”在周代一般仅指中原,随着秦汉的统一和对外交往的增多,中国逐渐成为整个国家的称号,但出于改变国号的传统,中国人对此并不认真,以中国为中原、为天下之例屡见不鲜,据此否认中国这个实体的存在则不可取。

(四)“中国历史是悲壮的”?

        说这种话的人嘲笑汉族的无能,把外族入侵和少数民族入主中原作为汉族的悲剧。历史演唱会是帝王的家史,不只是战争史。现在还未正确认识历史的人应当虚心地读革命导师们的著作。成败得失、盛衰荣辱,事实就是事实,不可改变。把眼光投向世界吧!埃及上古文明何其辉煌,自公元前几个世纪开始失去主权,今日埃及人和古时埃及人无关,昔日埃及文明已更替多次之后才形成今天的文明。埃及人因此就不能自豪了吗?屠刀之下的伊拉克,连保护伟大文明的遗产都做不到,不是世界最大的悲剧吗?目光只盯住一个角落,是犯了片面性错误。

        中国文明的历史那么久,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中国科学技术的杰出成就,是中国历史的主要特点。这是古代中国对于世界的贡献,今天的中国人也在批判地继承祖先的这些财富。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不是少数人创造的。人民创造了广泛而丰富的文化,地下的文物,地上的建筑,印刷的著作,口口相传的民间文学,......无视这些最生动最真实的历史,无异于把历史作为空中楼阁。

        世界最早的玉器、青铜器、瓷器出现在中国,世界最早的日食记录出现在中国。世界最早的地图出现在中国。《九章算术》的世界之最就更多了。诸子的哲学思想、科技知识蔚为大观。《全唐诗》的阵容强大,成就卓越,举世无双《艺文类聚》、《太平广记》、《册府元龟》、太平御览》、《北堂书钞》、《文苑英华》、《永乐大典》、《四库全书》等宏篇巨著在古代世界如明星闪烁。丝绸之路,也是中外文化交流之路。

        李约瑟以唯物主义史观和求真务实的科学态度,写出了前无古人的《中国科学技术史》。有多少人理解他的初衷?有多少人公正地认识了中国科技史?有人讥笑中国古代只有技术,没有科学。实际上,当代科学在古代各国都未产生。科学思想在中国一直存在。如《庄子.天下》记惠施之类的辩题,作者称“为怪”,其实当中包含了相对的观念,如“龟长于蛇”;包含了极限的思想;如“大一”、“小一”、“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包含了比芝诺“飞矢不动”更奇怪的哲学命题——“镞矢之疾而有不行不止之时”......《墨子》同样有科学思想,如“圜,一中同长也”是集合思想。割圆术的理论基础是极限的思想。中医经络理论被现代科学证实了,不能不让人对古人肃然起敬。今天中医仍然在应用上古传下来的理论,并未失去其旺盛的生命力。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就人们广泛认歌舞春秋战国以来的中国文化而言,现在的认识还很不全面,应当进行系统的、科学的研究,公正在评价历史,并且可以古为今用。

        中国文明自诞生以来,未曾中断,如生肖、扶桑、八卦、图腾等现象,从约一万年前延续到公元后甚至现代。中国人仍了解太古之初的社会生活的某些方面。这在世界其它地方是不可能的。《易经》对各种现象的综合考察,后赤通过《易经》又衍生出博大精深的易学,众多的奇迹难以破解。《山少经》如上古中国人的《史记》,既有本族本国,又有全世界概况;既有族谱、史事,又有天文、地理、巫术、医药矿产、生物等到百科知识;既有生活经验,又有美丽的传说和奇异的景观。诸如此类的古籍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读懂弄透,又有什么理由不承认古人伟大呢?古老的中国无愧于“伟大”二字!

        逆境造就人才,但逆境对人才是不幸。中国古代数学在分裂时代反而产生了更辉煌的成就,不是说乱世好,只是说乱世同样有文化成就。比如宋代,外患严重,理学、词、数学、地理学、火药、活字印刷......文化、科技成就却异彩纷呈。中国真正落伍是从明朝开始,明、清时期科技水平逐渐被欧洲远远抛在后面。这期间的一些研究工作,引进西方现代科学文化,则是现代社会进步的基础。先人的功劳怎枵概抹杀?苦难不是某个时代人民的过错,苛求他们,责怪他们,又有什么用?在甘难中奋斗,有所作为,则可称为伟大。

(五)“黄色文明落后于蓝色文明”?

        说这话的人对历史本身就缺乏起码的知识。中国的居民不全是黄种人,中国文明不限于黄河流域,中国文明不限于陆地上。有人称海洋文明为蓝色文明,称陆地文明为黄色文明,因为现在中国还比较落后,就断言黄色文明落后于蓝色文明,真的这样吗?

        从旧石器时代开始,中国土地上的先民就经北亚、白令海峡到达北美,并且南下。新石器时代和以后的信史时代,中国先民往返于美洲的事实已成为近几个世纪学术界的热门话题。《山海经》记载了先民迁移的路线,尤其提到“是始为舟”,“大可为舟”,“坐而削船”(本作舡)”。波利尼西亚人称其海神为Taaoa,即太昊。波利尼西亚人的体质形态与大汶口文化居民接近。波利尼西亚人的传说认为航海本领由这位海神传授。其它太平洋小岛上的不少传说中也有这位太昊。李约瑟指出,美拉尼西亚人的双桅杆斜杠帆,别处没有,它正是甲骨文、金文“帆”字的形象()。从东南亚、太平洋诸岛、南美洲“筏”的读音也表明其内在的联系在于同源出中国。可见,上古中国先民航渡在平洋是可信的。从印第安人《侯喜王歌》可以看出,殷人航渡太平洋是铭刻在有关的印第安人记忆中的史实。《列子.汤问》、《梁书.东夷传》、《山海经.海外东经》注引《汉书.东夷传》都表明至少部分人确切知道汤谷、扶桑、黑齿国等(中美洲)位于大海东,船行一年可至。美洲出土的与中国有关的文物集中在太平洋沿岸,而不是遍布于东、中、西部。这说明哥伦布之前几十个世纪里,中国与美洲的交往曾采取航海方式。秘鲁利马东郊出土的7世纪中国人木乃伊,陪葬品有两匹马、一辆马车,中国、秘鲁地图和陶器。这是中国人航海到达南美洲的铁证。中国古代与西亚、欧洲的交往较少,航海去非洲不迟于宋代。郑和下西洋是中国航海史的光辉篇章。纵观中国文明史,航海贯穿于整个历史。闭关锁国的时代很短,中外交往也从未中断。有什么理由否认中国不是蓝色文明与黄色文明并驾齐驱的文明古国?河姆渡文化出土了7000年前的船桨,证实至少7000年前中国先民已在造船航运。台湾四五千年前的考古文化与大陆东南沿海考古文化相同,高山族同胞就是渡过浅海分布到宝岛上去的。“受”字甲骨文作两手从船上抓物状。甲骨文有许多从舟的字,金文中有一些是族徽,曾长期作为货币的海贝,中国近海并不出产,不论是自己从远洋捕捞,还是与其他地区交换,都是中国海洋文明的见证。“得”字从贝从右手,可知海贝在造字之初的地位。众多贝字旁的字是海贝给中国人留下的难忘记忆。

        中国文明自战国时代到元代领先世界,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承认。实际上,战国时代往前几千年间,中国文明的真正水平还没有被人们认识到。贾湖遗址与河姆渡遗址的骨笛、骨哨,表示出7000——9000年前的音乐成就。玛雅历法证实少昊金天氏的事迹确如史书所载;易洛魁人的族徽证实轩辕已有二十八宿,确如史书所载;月神常羲在美洲土著与古埃及人中都存在,足见“占月”之职史实,且为蟾蜍图腾。这些上古的天文学成就是切实存在的。这些史实与战国时代以后的成就一样光彩夺目。中国在所谓“石器时代”的航海实践让所有蓝色文明的崇拜者自形惭愧,蓝色文明与黄色文明兼备,则使人相信中国文明从来不曾自我卦闭,只是近代被迫闭关自守,终于又被自认为蓝色文明的帝国主义列强用枪炮打开了门户。中国的落后有许多内因和外因,以强凌弱的列强难辞其咎。

        曾几何时,某些人仇视这片黄土地及她孕育的黄色文明,发出“开除球籍”的惊呼。他们不知道太昊与少昊,不认识“凡”、“舟”、“得”这些古文字,却要引进篮色文明,真是很可悲?不要自卑,不要自负,昂首前进!

        以上几个问题是当前需要认真反思的。本人难以说服标新立异的学者,但我不能不讲出我的浅见,促使真正浮躁而又偏激的学者重返科学的、人民的、大众的、公正的为史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