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岳考

王立(本站顾问)

    四岳是一人还是多人?自古争讼不已。《尚书.尧典》:“帝曰:‘咨四岳.......’”孔安国认为四岳指羲和四子,而孔平仲和杨慎认国四岳为一人。下文叙述尧与四岳对话,用“佥”,与《史记》“四岳咸荐虞舜”(《五帝本纪》)。“舜问四岳曰......皆白......”(《夏本纪》)同样是说四岳不止一人。

    《国语.周语下》:“昔共工弃此道也......共之从孙四岳佐之......祚四岳国,命以侯伯,赐姓曰姜,氏曰有吕......”“此一王四伯......申、吕虽衰,齐、许犹在......”。四岳是共工的从孙,封国为一个,则四岳为一人。可下文又称“一王四伯”,一、四对举,使我们相信四岳为四人。

    《尚书.尧典》:“岁二月,东巡守,至于岱宗,......五月南巡守,至于南岳,......八月西巡守,至于西岳,......十有一朔巡守,至于北岳......”舜时已有到四岳巡守的制度。这是四方、四时观念的反映,与羲和在四方观测四时的理论一致。四岳之实已有,那么四岳可以指四个人。《山海经.大荒西经》:“南岳娶州山女,名曰女虔;女虔生季格,季格生寿麻;寿麻正立无景,疾呼无响。爰有大暑,不可以往。”南岳指人。寿麻之国的地理位置应在赤道一带,因为那里“正立无影”,“有大暑”,北回归线上夏至日能达到“正立无影”,但并没有热到“不可往”。《海内经》:“伯夷父生西岳,西岳生先龙,先龙是始生氐羌,氐羌合姓。”伯夷父为颛顼师,可知西岳作为人名出现很早。有这二例,说四岳为四人(诸侯或族名)是可以成立的。

    《尚书.周官》:“唐、虞稽古,建官惟百,内有百揆、四岳,外有州牧、侯伯。”尧舜明已有百官,但百揆不是百人,而是一人。《注》:“禹登百揆之任,舍司空之职。”同理,四岳也只能是一人——四方诸侯之长。《左传.庄公二十二年》:“姜,太岳之后也。”《隐公二二一年》:“许,太岳之胤也。”《国语.周语天下》则说是四后之后。这里的四岳是官职,与因四座高山得名的人(多人)无涉。《史记.齐太公世家》:“太公望吕尚者,东海上人,其先祖尝为四岳,佐禹平水土,......封于吕,或封于申,姓姜氏。......”至今在本地敬拜的姜太公,留在静海的民俗、地名、故事非常多,姜、尚、吕三姓自称太公之后,有子牙河,子牙镇及村,西钓台、小钓台相传为太公垂钓处。太公的祖先不是叫四岳,而是官职叫四岳。江林昌先生说四岳封于申、吕,地在嵩山。后代迁移,商朝时在陕西,周代又回到嵩山。太公望是“东海上人”,是渤海岸边或黄海岸边,已与商代申、吕之地相距很远了。既有“子牙”地名,又有后裔聚于一地,全国再找不出第二外可与静海相比。因此,太公生活在这一带,后来其后裔代代相传,是可信的。

    文献中职为四岳的这位共工之从孙,只是历任四岳中的一位。但被人们纪念的就是这一位。《尚书》和《史记》都把他看成是四个人,误导了古今学人。《尚书》中“共工”的官名,与人名、族名不是一回事。

    关于四岳和太岳,四岳与太岳为同一人,徐旭生先生认为太岳即嵩山,古代文献无证据。太岳指山西霍县东南的霍山,距共工之地(商周有龚、共国)不远。雷首山,又名中条山、厉山、薄山等,今在山西垣曲县。共水源于此山(《山海经.中山经》)。鲧身死,其封地崇——嵩山封给了四岳,禹改封在阳翟,今为河南禹州。

    四岳姓姜,是从炎帝经共工传下来的,赐姓只是走形式,不用赐他也姓姜。如果认准了关于四岳的记载,断言比四岳早时无姜姓,就有问题了。《山海经.大荒东经》:“帝俊生黑齿,姜姓,黍食,使四鸟。”《海外东经》:“黑齿国在其北”。郭注:“......裸国南有黑齿国,船行一年可至也。”黑齿国在中美洲,少昊后裔,姜姓,是由于少昊族与炎帝族联姻的结果。今天在印第安人中是否还有姜姓?值得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