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王西征到了何方?

王立

    晋代汲郡出土的竹书《穆天子传》,前5卷讲周穆王率七萃之士,驾八骏之乘,绝流沙,到昆仑,与西王母宴乐,末卷记盛姬病故、安葬经过。《竹书纪年》、《楚辞》也提到此次西征。太史公称张骞通西域,“恶睹所谓昆仑者乎”,但《史记.赵世家》记西征见王母之事,真有其事是不成问题的。

    《穆天子传》出于魏王墓,是战国作品。但书中称“穆满”,穆为谥,死后才有,无生称之理。书中称洛邑为宗周,按当为成周,丰镐才是宗周。《竹书纪年》称“穆王元年,筑祗宫于南郑。”类似的漏洞还不少,说明此书不是史官及时记录,是后人所作或改写。书中用干支记日,行程详细,地名多与《山海经》相应。卷四说“......宗周至于西北大旷原,万四千里......”.有人据“西北大旷原”,认定穆王到了吉尔斯草原或欧洲平原。《竹收纪年》说“西征亿有九万里”,或为夸张,或是单位不同。

    有人认为穆王见西王母实为示巴女王见所罗门。持此说者是否注意了以下事实?

    1、穆王与所罗门在位年代相近,但穆王在位55年,所罗门约970BC---931BC在位(中国基督教协会《圣经》32KP302),约40年。周穆王父昭王,子共王,所罗门父大卫,子罗波安为王。穆王时的青铜器可以证实其存在,他不会是所罗门。

    2、穆王西征,过流沙之后见西王母,示巴女王去见所罗门,宾主关系不同。以撒哈拉沙漠为流沙也与行程不合。

    3、《山海经》记“玉山......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西王母是虎图腾的氏族首领兼巫师,装束仿虎。彝族自称虎的后裔,过去称女奴隶主为“西摩”,“西”为主人,“摩”为女性。《穆天子传》中的“西膜所谓”,“西膜之人”,“西膜”为国族名,即西王母之邦。西王母自伏羲以来即有,伏羲虎图腾。也是“西膜”。(1)黄帝末妃“嫫母”。舜时西王母来朝。西王母头上的“胜”,是织布机上持经线的轴,李松先生认为是绕线架或绕线板。(2)《穆天子传》中西王母说“我惟帝女”(《山海经.中山经》:“帝女之桑”)她献给穆王的礼品包括“好献锦组百纯,囗组三百纯”。说明西王母之邦是养蚕织布的农业社会。这在西周时的西亚是不可能的。西王母在神话中升为神,与其史实有关。示巴女王没有这样的殊荣。西王母是中国人!甘肃泾川有“王母宫”,传说三月二十为王母生日。

    昆仑在中国古代作为三皇五帝时代的神山,不可能在西亚。《山海经》说昆仑在海内海外都有。鉴于近东文明与中国上古文明确在关系,我也赞同昆仑在西亚的说法。(伊甸园与《山海经》中的昆仑有共性。)但是,作为三皇五帝时代的中国神山,祁连山更可信。伏羲(太昊)、女娲在昆仑避洪水,与河南贾湖文化毁灭、甘肃大地湾文化兴起俱在约5800BC相当。炎帝为羌人,其后裔入蜀,为原始夏文化,商末有缗氏入蜀,为发达的夏文化。氐羌炎帝后裔,鱼图腾,与神农鱼图腾亦相符。黄帝生于天水(一说寿丘),长于姬水,葬桥山,登昆仑之事见《庄子》,则知昆仑在今祁连山可信。甘肃一带是中国文明的发源地之一,西王母在神山---昆仑附近,由于其历史悠久,加上昆仑在上古的性质极为重要,西王母之邦在中国上古史上有一席之地。其实质不过是一个崇拜虎的母氏氏族。社会(参考摩梭人现在的样子)未必有国家政权,所以秦汉时期正当统一形势下,西王母却悄无声息了。西王母是人,不是神,一点儿也不神秘。其文化是中国文化,如“赤乌氏”,是炎帝文化的证据,西亚有吗?玉文化是中国特有,西亚有吗?

    穆王西征到了西亚的说法在国外也广为流布。见《阿拉伯人之家》季刊2003年6月《中国人诠最先来到伊拉克》。穆王也许曾经出了国境很远,但《穆天子传》记载的西王母与昆仑应右国,西不过是甘肃一带。

注:(1)普珍《伏羲西王母同属“西膜”》

    (2)梁白泉《释“胜”》

古今文化网    http://kulturo.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