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神庙”——祖传的还是伪造的?

王立

    话还得从“疑古派”说起,他们认为西周往上的时期“无史”。三皇五帝夏商西周的历史人物本来没存在过,是人们伪造出来的。那些古帝王没了时代界限,如同“关公战秦琼”似的,同列在一个“全神庙”当中。既然这些神的身份虚无缥缈,就认定“三皇五帝”是“伪古史”,他们在古史传说中都具有神性,是由神变成人王的。关于他们的传说是由以后各时代,“层累地”加上去的,越是古史系统中排列在先的古帝王的传说发生得越晚,“三皇五帝”之后的一些帝王的传说,也是越往后由后人附会的成分越多......

    “疑古”早已成为过去,可是他们的错误观点在中外历史研究者中顽固地占据着地盘,叫人哭笑不得!现在,神变成人王的观点仍占统治地位,荒谬透顶!大概是不肯抹杀前人的成果吧?要采取“拿来主义”,切不可把反面教材奉为教条!

    “......本来是‘东夷’的舜和本来是‘西夷’的周文王,后来都成为对华夏文化做出过重要贡献的圣王了。在这为断扩大的华夏文化圈子里,由于客观政治及文化的需要,更由于诸部族自愿归属为传说中大英雄人物的后裔,一个以黄帝为共同始祖的全神庙便逐步出现了。尽管种种自动归属性的谱系与实际生物性传承之间的差距必不可免,但古文献谱系背后的史实内核是不容否认的。这个以黄帝为金字塔顶尖的谱系,并不是如疑古派所说迟迟完成于战国时代,而是完成于春秋最初的百年之内。”(何炳棣《中国现存最古的么家著述<孙子兵法>》)文章一方面否定了对古史的怀疑论调,一方面仍有疑古的影子。平时,学术论著中屡见对《罗记》记载的万世同出于黄帝观点的批判,是疑古派“全神调配”理论的翻版,早无新意。

    三皇五帝是夏代以前众多帝王的代表,再争论他们存在与否不是多余吗?可这多余的解释真不知到哪一天才真的用不着!黄帝是以其人格成为中华民族公认的始祖的。若说黄帝根本不是真实的人,先是少数人虚构的神。后来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直到战国以后才被古史整理者追认为人王,等于说黄帝为始祖的“全神庙”是一步步虚构而成的。让步最少的学者也要说“传说中的黄帝”,以表明“我没说黄帝是真人哪!”黄帝后来成为宗教仪式中的中央之神,这一观念不是从一开始就有的。从美洲易洛魁人的材料来看,轩辕黄帝的称号是有着五六千年历史的,人王、军事统帅、大巫师合一的身份是可以证实的,疑古派因为所见金文出现黄帝记载甚迟,就妄言黄帝的虚构都很晚,要讨论黄帝的真实性简直是用多少论据也无效啊!上古文献原件难以保存,就说那些原件也不存在。诸子纷纷谈黄帝。竟可以诬蔑他们全在撒谎吗?太史公舍弃“不雅驯”的材料,恰恰表明当时的学者已在思考信史与神话传说的界限。近代人把太史公调查研究之后认可的材料再全盘否定,岂不是说这些材料不可信吗?疑古派的精神和实践可敬可赞,但他们遗留的负面影响恐怕是当初谁也无法料及的,过大于功,令人痛心。

    中国文明是全世界唯一连续不断的伟大文明,自燧人氏、华胥氏、伏羲氏、太昊氏以来的漫长的帝王世系已难以让从人信服,可是王大有先生说的“成年史乘”,又是其它文明无法同日而语的。史式先生说黄帝是“大皇帝”,名称未必确切,但实质是要描述黄帝作为人王的功绩和威望。这当然是不以黄帝为人的观点难以容忍的。近来学界对一百多年来历史观的否定,让那些用教条反驳史式先生的人们失去了立足点。在这样的史学环境中,正视历史,心系炎黄,维护民族尊严、国家统一,是每一位炎黄子孙义不容辞的责任。试想,十几亿人面对着一位“虚无”的始祖,岂不滑稽?对得起祖宗吗?

    古史传说在东周时代开始传承下来,是教育事业大发展的结果,如果以前一无所有,突然冒出几千年的历史框架,又那么深入人心,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全神庙”的出现是对真实历史的认同,是从人变成的始祖神的集合。也就是说,《史记》记载的五帝世系有真实的成分,当然从黄帝到禹不可能只有几代人,应有几百到一千年之遥。

“神变为人王”的谬论可以休矣!

古今文化网:http://kulturo.ulang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