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置与后置

王立(本站顾问)

    在世界诸语言中,没有多少语法特征是所有语言相同的。就我们比较熟悉的语言来说,语序就有前置和后置两大类型。这是比考察宾语、谓语次序更好的角度。

    前置指使用前置词(介词)作为表达词与词关系的主要手段。preposition(介词)字面的意义是放在描述的对象之前。比如汉语:

    我房间里看书。

    牛弹琴。

    关于戏剧。

    在、对、关于是介词,表示地点、对象等。

    英语也是使用介词的语言。比如:

    I'm reading in the room.   我在房间里看书。

    say hello to him .   向他问好。

    a book on radio. 一本关于无线电的书。

    in、to、on是介词。介词后边的代词用宾格形式,名词已没有变化。

    上古汉语中介词很少,只有“与”、“以”、“为”、“于”等几个。《尚书.禹贡》说“禹锡玄圭”,意思是禹被赐给玄圭,被动与主动完全一样。中古以来,介词丰富起来。现代汉语介词大部分和古代不同了,它们是由动词变来的,像“被”、“把”。而“在”、“给”、“到”等还有动词的用法。汉语利用词序和虚词表现语法意义,介词的发展是这一特征的完善。汉语基本语序是谓语在宾语前,“把”能把宾语提前。有人把日语的宾格助词o译成“把”,是有道理的。

    后置是指用后置表示词与词关系的语法手段。日语的格分别用不同的格助词表示,每个助词的形式是固定不变的。如:he ya屋子-ni i masu 。 在屋里。 (ni 表示地点)

    pekin北京-e ikimasu.   去北京  (e表示方向)

    hon-o yomimasu.读书 (o表示宾格)

    ni  e  o是格助词,放在名词、代词等的后边。其它助词也放在中心词之后。

    朝鲜语多数格助词由于前面的音节是开音或闭音节而不同。如:

    i-wa tongshi-e 与此同时

    这(和)同时(时间)

    Miguk-kwa Iraku 美国和伊拉克

    美国(和)伊拉克

    mur-ur mashita  喝水

    水(宾格)喝

    cha-rur mashita 喝茶

    茶(宾格)喝

    蒙古语的格助词形式更不易掌握。代词变格已经与日语加固定格助词的方法不同,词的面目会完全不同。

    藏语是后置的语言,格助词有时如朝语那样有不同的形式,代词的变化比较简单。

    后置的语言是宾格要谓语前的形式,复合谓语中,辅助成分在主要动词之后,几乎是全部采用后置语序。试比较:

    汉语:我

    英语:I want to read a book.

    日语:hon-o yomitai.

    汉语、英语是一致的,日语“想(tai)”放在“读”的后面。

    俄语是使用关置词的语言,同时有完备的格体系。名词有6个格,按单复数和语法的性(阳、中、阴)变化,变格规则本来已经让人头疼,却还嫌不够,许多变化还是不规则的。“房子家”是dom,复数第一格doma, “在家”用前置词v与第六格dome一起表示。形容词、数词与名词在性、数、格上一致,其中数词的格要求更不可思议,不知本族语者感想如何。不少前置词是多义的,可与不同的格搭配,如: v park (去公园,第四格), v parke(在公园,第六格)。

    设想俄语的格词尾如果是日语那样的格助词,没有充分地表现任何意义吗?俄语在前置、后置两个方向上发展都不够充分,不规则的变化恐怕是主要语言中最多的。

    德语的格体系比俄语简单,介词跟格不同形式,也有一个介词跟不同的格表示不同意义的用法。古英语有过这样的时期。英语为了适应格体系消失的特点,产生了合成介词,如onto 、into之类,很完美地解决了格丢失后的语法需求问题,表达也更精密。

    前置与后置没有优劣之分,只要规则、易学、易用就好。世界上,论种类,后置的语言居多,论使用人口,前置的语言占优势。许多语言有与上述两类语法体系不同的表达方法,如有词干上加各种成分,构成复合词,表达一个句子的意思,北美印第安语中就是这样的。又如阿拉伯语,词的屈折变化主要体现在内部,在3个辅音框架中填入元音,构成新词或语法形式,词缀和格也是语法手段。

    大同语选择了前置的语序,介词丰富,除了必要时区别意义以外,完全放弃了格的范畴。这一点,使会英语的人觉得大同语更科学、完美,使操孤立语的人有似曾相识的亲切感。

古今文化网:httP://kulturo.ulang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