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置与后置(二)

王立(本站顾问)

    定语是修饰名词、代词等名词性成分的,位置有中心词前边和在中心词后边两大类。这一位置关系与主谓宾语序、使用前置词还是后置词是不太一致的。

日语宾语在谓语前,使用后置词,定语一律放在中心词之前。如:

watashi-no hon 我的书

 我   (的)  书

ane-ga    furu    hi 下雨的日子

 雨(主格)下      日

no 相当于“的”,一般不省略,一句话里可以出现好几个no 。但是,定语长了,像

yomena   ueno-no   sakura

有名的  上野(的) 樱花

之类的说法,“有名”到底修饰哪个词,不如英语表达精确,汉语也有这个缺点。

日语动词原形和变化后的形式可以做定语,上面furu就是动词原形。日语中的定语经常有好几行,不到最后是难以弄清句子的核心在哪里的。

朝鲜语大致也有上述特点。不同的是,e(的)省略的情况多一些,还可以与一些代语缩合。如 uri  nara  我国,中间不用“的”

我们 国家

na    e  --nae[n٤]在朝文中,本来是两个字,可以只写缩合成的一个字。

我    的

日、朝语名、代等词叫体词或体言,本身不变,后加固定的词尾和助词;形容词、动词叫谓词或用言,词形变化。体词加上助词可以变成谓词,谓词加上助词可以变成体词,用来构成某些句式。这是下语的特殊用法。

汉语是宾语在谓语后,使用前置词,定语放在中心词前边,古汉语“之”,现代的“的”,都是定语的主要标志,但有不少时候可以省略。“的”在方言中发音五花八门,大致上是官话方言以t(即拼音的d)开头,南方方言以g(浊音)、k(不送气)开头。神州话ki与藏语“的”发音的一种情形极为相似(另一种是i)。湘、赣方言中,表示动物性别的构词成分入在中心词之后,如“鸡公”(公鸡)。“牛婆子”(母牛)。

越南语与汉语一样是孤立语,但定语全是后置的。相当于汉语“的”的词cua也放在中心词后,相当于英语of 。不仅如此,不少汉语词进入越语也变了次序,如“共产党”要把“共产”放在“党”后边。藏语可以说是粘着语,定语大部分放在中心词后,但有“的”字,定语放在“的”前边,人称代词的所有格也放在中心词前。

印尼语定语大部分放在中心词之后,如   hari ini今天     buku saya 我的书

                                    日子  这           书   我的

yang一般引导后置定语,如saya suka kamar yang tenang 的喜欢安静的房间。

                        我  喜欢  房间        安静

yang 可以年作与“的”相应。此外,yang结构也能作主语、宾语,与汉语的监察院结构类似。比方说Yang tua 5 tahun,yang muda 2 tahun.大的5岁,小的2岁。印尼语有一些表达方法是定语前置的。如lain kali下一次 ,dua buah两个。

英语定语表现手段最为复杂,既有前置又有后置,既有's和of表示所属,又有其它语法结构。定语从句可以很长,但又可以转化成不定式、分词、介词短语等结构。加上边字符,可以有很长拭目以待短语充当前置定语。如:

get-it-over-and-done-with attitude 任务观点。

November   27 is a never-to-be-forgotten day. 11月27日是一个永远不会被忘记的日子。

俄语的名词作定语,一般用名词的所有格表示,没有of这样的词。德语既用所有格形式,又用von(相当于of)引出后置定语。法、西班牙、葡萄牙等语言中,de表示领属时,与汉语“的”拼法一样,音、义也碰巧接近。在译成汉语时,von、de等词也同时在人名、地名中音译过来的例子很常见。

大同语(Mondlango)名词定语用"de+名词"这唯一的形式,比英语简明。定语从句用连词引导吸收了印欧语表达清楚确切的优点。形容词可以放在中心词前,也可以放在中心词后,因为形容词本身的语法标志明显,这样的规则有利于操不同语言的学习者适应,它又是灵活的,克服了英、法语多数场合必须严格服从硬性规定的毛病。

注:数词的构成也有一定的语序,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古今文化网:http://kulturo.ulang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