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语言的“性”

王立(本站原创)

 

语言是约定俗成的。复杂的语言现象,在有文字的语言中存在,在无文字、未编出语法书的的语言中同样可以存在。性就是这样一种语法特征。

古人看到有生命的动、植物和人一样有性别,因而给词也分了性别。这是对语法的性起源的一种推测。中国传统上认为天、火、日为阳,地、水、月为阴。古罗马人也有这种观念。中国人的这种观念发展成哲学,进而融入许多学科。西方的这种观念发展成词的语法的性。如俄语有阳、阴、中三性,大都有明显的词尾。不光是名词,俄语的代词、形容词和动词过去式也有性的范畴。数词不仅有性的变化,而且影响到名词的格,十分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明白。

语法的性在涉及自然性别时,大部分是合理的。但是,俄语中-a为阴性名词词尾,papa(爸爸)却是阳性名词,这是形式与实践的冲突。语法规律必须服从于人们的习惯说法。德语”das Madchen”(女孩)是中性,却是形式战胜了语法框框,因为-chen结尾的名词为中性。一般认为语法的中性形式向合理化迈进了一步,分不出性别的事物算中性,比随便归为阳性或阴性要合理。古英语原本也有语法的性,到14世纪时已经放弃了。语法的性是完全能够放弃的,它除了使语言难学难用以外没什么好处!大同语没有语法的性,对于汉藏语系的学习者来讲很自然,对印欧语系的学习者应当也是简捷的。

自然的性只是实事求是,与语法上的变化无关。不论有没有特定的后缀,分清自然的性是必要的。英语的例子:waiter 侍者 , waitress 女侍者; actor 演员, actress 女演员;prince 王子,princess 公主……一般不强调性别时,就用阳性形式指全体,但女权主义者就不高兴了。我上中学时,英语课本上没有policewoman 这个说法,现行课本上有了。“男医生”只说doctor, “女医生”说成woman doctor, 复数women doctors, 太麻烦了,也不公平。大同语比英语和Esperanto 优越之处在于中性、阳性、阴性简单明了,易识别,易应用,名词表示干某事的人,后缀-or-, 不指明或不知道性别时用,这是中性。如:workoro 工人, drivoro 司机。后缀-ul-用于阳性,后缀-in- 用于阴性。如:workulo 男工,workino 女工,drivulo 男司机,drivino 女司机。这只是自然的性,不是语法的性。由于只有三个表示性别的固定的后缀,远比英语好用。中性形式是合情合理的,语法的性里的中性形式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在大同语中,第三人称代词也有中性形式:单数是 li,复数是lu,这也克服了英语用he泛指的不公平性。同样由于大同语的动词不因人称和数而变化,引进中性的代词只会使表达更合理、更清楚,不会产生什么歧义。

古今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