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藏语

王立(本站原创)

    每天7:00--8:00、12:00--13:00、16:00--17:00、21:00--22:00,打开收音机或上网,可以听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藏语广播。聆听播音员的抑扬顿挫的播音,好像在听一曲动听的民族音乐,又似在飘满花香的小路上漫步。(网址:www.cnr.cn----民族之声)

    藏语与汉语一样,是一种高度发达的语言。它词汇丰富,表现一种事物,往往有几种或更多不同的说法,如“月亮”有三十多种异名,“地球”有二十七种异名。它语法精妙,把时态、语气、人称等细微差别显示得明明白白。它方言众多,从大处分有卫藏、康、安多三种,往细处看更加多样化。它文献浩繁,不少记载仅见于藏文,成为珍贵的精神财富。

    藏语方言分歧较大,卫藏方言人名“次仁”,安多方言说“方让”,文字写法却是一样的,藏文创制于公元7世纪初,是松赞干布的大臣图弥三菩札从印度留学回来,,根据梵文创制的。藏文字母30个,都是辅音,带有声调,不标元音符号时辅音带a音,如第一个字母读ga,第二个字母读ka.与普通话一样,拉萨口语清辅音送气与不送气对立,而不是清浊对立。每个音节中,带元音的字母叫基字,基字有上加字、前加字、下加字、后加字、再后加字,后两种表示韵尾,其作表示声母。拉萨口语,声母有36个,韵母有50个,实际拼写远比30个字母要丰富。字母la写在ha上面时,表示的音很难在大语种里找到-----舌卷起,接触齿背,“拉萨”(Lhasa)第一个音节的声母就是这个音。后加字为-la、-da(低升调)、sal(高降调)时,元音a变成了ε(英语air 前半部),u变成y(汉语“鱼”),o变成了ø(法语deux的元音)。这样,可台表示复杂的语音,又可区分开同音词。

      藏文诞生快13个世纪了,变化很小,而藏语语音有了很大变化。“八思巴”(1239----1280)的名字有两个音节,“八思”的-s现在不发音了,所以这个名字今译是“帕巴”。有文字的民族,时间一久,就免不了在对文字与口语的差距。语言的演变是必然的,要让文字与读音完全一致,在某个时期办不到,几百年以后就可能行不通了。保持文字的相对稳定,制订把文字与现今读音联系起来的规则,可以解决差距问题。这种历史音变造成的学习难度,并不比英语无章可循的拼读形式难。花上一周,可以学会藏语语音,可是没有任何人敢说他能准确读出任何英语单词。藏文的稳定性,对于文化教育是有贡献的。

    藏语保留的古代读音,可以和古汉语进行比较,探讨中古以来汉语语音的历时特征,探讨上古汉语的发展脉络,探讨中华古文明的起源与流变。藏语文献不早于唐代,汉语文献可以上推到周代(更早的材料虽有,但学术界持慎重态度),并不妨碍进行比较。汉语方言和日、朝等语言可以作为佐证加强论证的力度。藏语、日语“十”都读如汉语“纠”,这是借“猪”的古音。朝语“十”读如汉语“xip”是借自“豕”的音,现在普通话读shí,古为入声。这两种说明古汉语“十”有两种不同的读音。藏语表示“的”有gi、i两种形式,汉语方言中都有,与朝语的属格助词相似。藏语表示“的”的两个形式又表示施事者,朝语主格ga、i 与之对应,日语主格只有ga一种形式。

    藏语是一种美丽的语言,更是人类历史的奇葩。国外学者通过藏语与欧洲、美洲等语言的比较,认定藏语是万年以前就已存并诞续下来的原始语言之一。藏族居住区与外界交往不如沿海地区那么频繁,语言相对于汉语,保留的原始成分更多。汉语的使用者经历过无数次文明的碰撞、民族的融合,加上汉字不如拼音文字那样能反映语音的细节,藏语在这一研究领域的地位更加显著。

    汉语和藏语在形态上不大一样,但从发生学角度讲是并蒂莲。虽然藏语比较难学,但我认为这应列在历史学者必修的语言,尤其研究上古史的人,不读破《山海经》,不了解印第安文明,不懂藏语,见解就要受到局限,跟不上学术前沿的新动向。

 

古今文化网:http://www.mondlango.com/kult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