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智慧

王立(本站原创)

    我的姥姥今年七十八了,生有四女三儿七个子女,孙辈十四个,重孙三个。在这么多的后代中,姥姥给我的疼爱最多。她一生不知疲倦,十年前还养鸡、养猪、垒小房。现在仍在干针线活。由于长期辛劳,她从七十年代末开始浑身疼,近年又患有心血管病。这是劳动人民的典型。

    姥姥没上过学,不认识钟表,只认得“天”、“人”、“王”三个汉字,表妹萌萌三岁时,就从姥姥那儿学会了这三个字。

    姥姥的大脑是一部百科全书。千百年来没受过教育的劳动人民口口相传的智慧,可谓包罗万象,洋洋大观。姥姥讲给妈妈的,讲给我的,就是这样的浩繁的文化宝库。

    姥姥不会“转(zhuai)文”,不怎么用“书面语”,但说出的话头头是道,很有文采。在姥姥的熏陶下,我在小学三年级时就着手编本地方言词典了。这些难登大雅之堂的土语乡音,正是充满活力的语言学资料库。接触了语言学理论之后,我吃惊地发现古音古义居然仍有在本地使用的例子。

    在我那苦难的童年,姥姥讲的很多民间故事让我神游上下五年千年。牛郎织女、孟姜女、刘备、杨家将......我觉得比后来的评书还要精彩!一条条谜语,妙趣横生,一首首民谣,令人回味无穷。民间文艺工作者采录的一则则独流民间故事,我姥姥也给我讲过。我告诉姥姥,有人说义和团是帮无赖,姥姥不服看:“胡说八道!”

    夏初的黄昏,灯笼似的金星悬在西边的天空。姥姥说:“太白李金星”。姥姥不知道少昊,但我读了《史记.天官书》,就知道少昊是金星神,印第安人的这一相同观念传自上古。朝鲜人金、李、朴三大姓,都出自少昊氏。古书上讲李姓出自少昊之后,可以找到佐证。

    我的天文学知识,最初来自姥姥。“头昴出,二昴赶,三昴出来瞪瞪眼。”我在萧红的《呼兰河传》是发现了类似的说法。:“银河打旋儿,吃瓜吃茄;银河掉角儿,要裤要袄儿。”这是观察银河的走向定季节的谚语。“大二小三”,说农历小尽(二十九天)之后,初三见新月,大尽(三十天)之后,初二见新月。现在一些专家把古文字(左边月,右边出,读作fei,表示见到新月)表示的日期定在初七左右,太离谱了。

    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寻找长生不老药,派徐福带五百童男五百童女,去了日本,立了日本国。姥姥的说法与学者在河北一些地区搜集到的传说相同。《史记.秦始皇本纪》说齐人徐福(原文为“沛”字右半边读fu)上书,说海中有三仙山,于是始皇帝派他带数千童男女入海求之。数千太多,一千可信。《史记》没说徐福去了哪里,现在知道他先在济州岛上岸、勒石“徐福(原文为‘沛’右边)过此”,其地为西归浦,但他并未西归,而是东进到了日本。日本很多地方争着那里是徐福登岸处。信者自信,尤其华北、济州岛和日本全国的传说异口同声,与正史相印证,表明传说是可信的,过两千年仍然可信,由此观之,中、南美洲关于殷人从天国渡海而来的传说一定是史实。玛雅学术大师不如野老村妇更贴近历史。

......

     姥姥的智慧,是劳动人民的智慧。学富五车的人与华而不实的学人,都应当向劳动人民学习。“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脱离群众啦!自以为是家伙,“孰为汝多知乎?”

古今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