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史研究不容政治干涉

王立(本站原创)

    我国社科院“东北边疆历史与现状工程”是对东北边疆地区的历史进行深入研究,旨在促进国家统一、民族团结、边疆稳定的学术项目。工程本身是以史实为依据,以文献、文物、民族等到多学科手段开展的,是严肃的学术活动。可是,境外的忧虑、不满甚至反对声此起彼伏,成了政治气候。最有争议的就是高句丽史问题。

    高句丽,史书又作高句骊、高丽(与918-1392年的王朝不是一回事)。朝鲜史书《三国史记》、《三国遗事》与我国史书记载大体相符,甚至有人说其史料采自中国史书。不论怎样,二者的一致说明中国史书的记载是客观的,被古代朝鲜人认可的。关于高句丽的记载也不例外。

    高句丽,朱蒙于公元前37年建,公元668年被新罗灭亡。夫余王得河伯女,河伯女感日光而孕,生大卵,一男破壳而出,名为朱蒙。长大后逃亡,遇大河阻路,说:“我是河伯外孙,日之子也。今有难,而追兵且及,如何得渡?”鱼鳖搭桥,使他过了河。他建立了国家,自号高句丽,在位18年。夫余在松花江流域。因为高句丽第一代王出自夫余,就说夫余也是古朝鲜的组成部分,对吗?新罗之先辈本为中原人,就说秦汉是古朝鲜的组成部分,行吗?

    汉元封四年,灭朝鲜,设玄菟郡,后又设高句丽县,作为郡政府驻地。其地点位于辽宁新宾。这表明高句丽之名早于朱蒙的国号。高句丽国吞并了夫余。以后攻战不断,成为东西二千里、南北千余里的国家。都城在平壤,也叫长安城,又有国内城、汉城,其国中呼为“三京”,习俗与中原不同,但采取了儒家学说,吸收了中原文化。古墓壁画苍龙、朱雀、白虎、玄武四方神灵的观念是典型的中国观念。公元414年建的广开土王墓碑在吉林集安通沟。

    王莽时征高句丽兵讨胡,兵逃往塞外。高句丽侯被斩。王莽改地名为“下句骊”。光武八年,高句丽王遣使朝贡,始称王,此后几百年,或战或臣服,中原朝迁以天子发号施令,藩属之王从属于帝。中国是历史的,也是现实的。高句丽是朝鲜历史的一部分,但是因此说高句丽人生活过的土地都属于朝鲜,就不对了,高句丽的大部分疆域在今中国境内。其发展方向是从东北向朝鲜半岛,东北是其发祥地和发展的舞台。高句丽史作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是切合实际的。

    东北古代民族是中华先民。人类学研究支持史书的记载,北亚及美洲土著都是从中国大陆分批迁出去的。朝鲜半岛上60万年前已有居民。见于史册的各古国先世却是大陆来的。考古提供了大批有力证据。韩国人却加以否认,只相信其祖先来自中亚草原的说法。问题在于,在漫长的几十个世纪里,处于多个族群、多种文化交汇点上的大陆,在融合中繁盛,是中华文明一枝独秀几千年的重要原因。那些用现代中国人当作远古中国人进行基因研究的做法是形而上学的典型。

    高句丽人是炎帝后裔。朱蒙之名,即南方之神朱明(祝融)。卵生的神话,是朱雀崇拜的体现,故说“日之子”。高句丽人也相信三足乌为日中鸟。印第安人文物中,太阳鸟的形象非常普遍。羽蛇神凯察尔科特尔是太阳神,又是凤凰。印加人自称太阳之日,与夸父后裔查文人属同一文化系统。如果说高句丽古墓壁画是吸收了中原文化,那么朱蒙诞生神话是体现特有文化的内容。《隋书.东夷列传》说“使人加插鸟羽”,正是鸟崇拜的习俗。头饰鸟羽,在上古中国很常见,“简狄”的殷文即含三羽形。

    高句丽灭亡后,遗民在半岛北部和东北建立渤海(698-928年)。这是韩国人的说法。我国史书认为渤海由[(革末)mo (革曷)he]族等建立,是中国地方政权,受唐封,全盛时从松花江到日本海(韩国人坚持叫东海),有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渤海政治体制模仿唐朝,都城也与长安相似。渤海被辽灭掉。

    朝、韩对中国的东北历史研究关注,在情理之中。然而日、俄凭什么也指手划脚,担心什么呢?韩国有人声称他们统一后东北也会纳入他们的版图,有位作家说,他们“失去的土地何止几千里?”各国对古代渤海国的宗主权之争比高句丽史之争的产生还早得多。列宁说过沙俄侵占的中国领土要归还中国,可是他亲手创建的苏联已分崩离析了,俄人的“中国威胁论”弥漫在那片美丽的土地上,中俄友好只在领导层口中,成了空中楼阁。有分歧好好研究,不许动用政治手段!

有谁说历史没有用呢?陈谷子、烂芝麻摆到桌面上来,不能回避,不能懈怠。我们要有让人服气的答案,更要有宽松、友好、合作的国际环境。

古今文化网:http://www.mondlango.com/kult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