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语言寻根(下)

王立(本站原创)

二、金与狼

阿尔泰语系包括蒙古语族、突厥语族、满-通古斯语族,三个语族在以下方面有共同特征:元音和谐,辅音和谐,使用后加成分,是粘着语,有同源词和类似的语法成分。这是把三个语族合称阿尔泰语系的依据。但是,三个语族的同源词太少,连数词(如一、二、三)、日、月、眼、狼这样的基本词汇都截然不同,通过印欧语系和汉藏语系的情形可以知道,阿尔秦语系不能成立,它们之间的共性可能是借词造成的。两种观点都有支持者。

阿尔泰语系得名于阿尔泰山。阿尔泰意为金,也译为阿勒泰(地名)、阿拉坦(人名)。“金”在各语言中发音相近,是主张三个语族同源的证据。说这些语言的民族的祖先生活在中国北方的广大地区,主要从事游牧、渔猎。他们包括匈奴、东胡、乌桓、鲜卑、室韦、突厥、契丹、回纥(he)、女真、蒙古、满等民族。匈奴历史非常悠久,《史记.五帝本纪》:黄帝“北逐荤粥(xun yu),合符釜山”,又叫山戎、淳维、鬼方等,公元前209年建国,成为中原的有力对手。东胡因居于匈奴以东而得名,被匈奴单于冒顿击败后,退居乌桓山和鲜卑山,成为乌桓和鲜卑二族。突厥在《周书》中被称为匈奴之别种,姓阿史那氏,因居地阿尔泰山形似犀牛,当地语言称“突厥”,于是以山名为族名。中国历史上,北方族认为匈奴、鲜卑等是自己的直系祖先。女真与蒙古有血缘关系。而今新疆图瓦人自称蒙古族,图瓦语属突厥语族。裕固族的东部裕固语属于蒙古语族,西部裕固语属于突厥语族。在交往密切的民族中,语言的互相渗透是必然的。

蒙古族以狼为图腾,成吉思汗的祖先传说是苍狼与白鹿所生,此非神话,而是图腾观念。突厥人也以狼为图腾,旗帜上饰金狼头图案,卫士称作附离,意为狼。满-通古斯语族的人们以狼为神,举行萨满教宗教活动时黑狼神是巫师的护神和助手。红山文化出土的玉龙,考古界认定为“猪”,其实是狼。阿尔泰语系由狼崇拜连成了一个整体。所以,即使不承认语言同源,也可以同意文化上的依存关系。自上古时代,各个民族就不断融合,如匈奴、鲜卑、契丹、女真等更是大规模地融入汉族。汉语的“天”一字的读音,应借自蒙古语族的“腾格里”。“一何”(表示“多么”)可能借自蒙古语族,如“吏呼一何怒”,蒙语ix就是“很”。《史记.五帝本纪》引用《左传》:“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天下谓之饕餮(tao tie)。”这种怪兽是狼的变体,指人,是图腾。天狼星是夜晚最亮的恒星,命名者应是以狼为至高神的民族。汉语名称应是借来的。上古时代华夏与阿尔泰语系诸部的交流是全方位的,进入语言、文化也是正常现象。

蒙古族学者芒.牧林研究了蒙古语、汉语、藏语、满语的词汇,发现汉语、蒙古语同源词有3000多个。在121个核心词中,同源词比例为汉蒙语之间94%,汉、满语之间87%,汉藏语之间65%。就是说阿尔泰语系与汉藏语系有共同的起源,汉语与蒙语比汉语与藏语更亲!

 

三、两岸同根

台湾省高山族的语言有13种:排湾语、阿眉斯语、布嫩语、鲁凯语、赛设特语、卑南语、邵语、泰耶尔语、赛德语、邹语、沙阿鲁阿语、卡那卡那布语、耶眉语。它们被划入南岛语系,与印尼语、夏威夷语、马达加斯加语等语是同一语系。

高山族语言的特征是:元音简单,多音节,重音多在倒数第二个音节,构词法以复合为主,名词、代词一般有性、数、格,动词有时、态、体等变化,VSO语序。形容词一般在名词前,领属性定语在中心词之后。

考古发现充分证实,高山族祖先是东南沿海的古越人。高雄的贺山文化与浙江河姆渡文化对比,强出一辙。高山族祖先在距今6000-4500年前乘船来到台湾,保留了古越人的风俗习惯,如:断发文身、龙蛇崇拜、缺齿与墨齿、腰有纺织、贯头衣与筒裙、饭稻羹鱼、干栏式建筑、男吹口琴、女吹鼻箫、父子连名、悬棺、屈肢葬......台湾当局用“原住民”称呼高山族,是殖民者对土著的叫法,正确的说法应是“先住民”。不论是上古的越人,还是中古以来迁去的各族,都是中国人。

匈奴别名鬼方,“鬼”是图腾,是少昊族图腾。高山族鬼祖木雕说明,高山族也含有少昊族成分,同时高山族也有猴图腾,即夸父后裔。

 

四、属南亚语系的语言

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在中国有佤语、德昂语、布朗语、克木语、户语。主要特征是:辅音有清浊对立,元音较多,无声调,人称代词有双数,语素为单音节占优势,语序为SVO,定语一般在中心词后。例外很多,如布朗语有声调,形容词放在名词前。

越南语有6个声调,语素多为单音节,没有词形变化,与汉语、苗瑶语、壮侗语相似,因此有人主张划入汉藏语系。但越语与孟高棉语族同源词多,越南学者大都主张越语属南亚语系。我认为前一种意见更可取。

汉语、藏缅语族、壮侗语族、苗瑶语族与南岛语系、南亚语系的孟高棉语族存在一定的同源词,如舌与舌氏(shi),屎与嗜是平行对应词系。汉藏语系包含壮侗、苗瑶语族是有发生学依据的,南亚、南岛语系与汉语是有渊源的。

 

五 印欧语系的语言

印欧语系的古代移民广泛分布在中国北方,其语言称吐火罗语,从新疆到内蒙古,还有四川、山东等地,都有印欧人聚居。这些外邦人都融入中华民族,他们的语言与文化在中国留下了印迹。商周金文“双马”是他们的图腾,用作族名。“祁连”山名来自印欧人的语言,意为“神圣的”。佛教经典最初全是经过吐火罗语译成汉语的。

综上所述,中华民族是一个多元文化的、不可分割的整体。

参考文献:《中国大百科全书》《狼图腾》《台湾原住民史》《汉语语法史中的语言接触与语法变化》(遇笑容)《谈音义关联的平行词系比较法》(邦张尚芳),中华祖先拓荒美洲《(楼兰,一个世纪之谜的解析》

古今文化网:http://www.mondlango.com/kult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