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韩语家在何方(下)

----日语、韩语与藏语的比较

王立(本站原创)

三、语法

    日,朝语名、代、数词叫体词或体言,形容词、动词叫谓词或用言。体词有格的变化,谓词有时、态、式等变化。各种语法成分一律后置,称后置词。

    日语的格助词形式单一,主格为ga,宾格为o,属格为no.....不说一共几个格,但分工明确,易学易用。土耳其语、蒙古语有的格助词往往分担多项功能。

朝语有8个格:主格、属格、对格、与格、位格、造格、共同格、呼格。不少格助词不止一个形式。如主格,开音节后边用-ka,闭音节后边用-i。有的格助词有尊敬的意义。例:

kim ilswong dongji-kkeseo-neun

金日成        同志  表尊敬

kkeseo用于应该尊敬的主语后面。日、藏语没有这种用法。呼格就是称呼的对象。汉语中“老王啊”,“党啊”就是呼格的用法。俄语6个格,没有呼格,“神”却有呼格的形式bozhe。呼唤、自言自语常要使用呼格,并不奇怪。

藏语语法传统上讲8个格:本体、示宾、施事、故为、出处、领属、依存、呼唤。本体既不与其它事物发生关系,其实不是真正的格。呼格助词并不存在,而是叹词放在句首,与后置词体系格格不入。示宾,故为,依存格词尾相同,书面语有du,tu,su,ru,r ,na,la 7个,拉萨口语主要用r 和la。使用时依体词收尾音而定,其实7个格助词是一个的分化,所以总结起来叫la判位词。其意义要根据上下文来定,不像日语那样一目了然。

la表示宾格,既用于宾语后边(“爱”的宾语要加la),又用于主语后边(“获胜”的主语要加la)。一句话中,主语不一定有格助词,宾语也不一定有格助词。藏语的格助词不很完备,一个格助词又表示几个格的意义,与日、朝语差异较大。语言发展越充分,规则就越完备。日语音韵简单,促成了语法规则的整齐化。

藏语ni,日语wa,朝语eun/neun是对应的一个助词,表示强调。日、朝语这个助词可以与一些助词连用,还可以用它做大主语,用主格助词(日语也用no)做小主语。如日语:

niwa-niwa naniga arimasuka?院子里有什么?
 院子          什么      有
niwa后中为的ni表示地点,wa 表示强调

usagi-wa      mimi-ga      nagaidesu.兔子耳朵长。
兔子 大主语 耳朵 小主语   长

藏语ni主要用在主语上,也用在分句末尾,但不与其它格助词连用,也没有大、小主语的明确区分。

日、朝语定语一律在中心词之前,形容词、动词有连体形,做修饰语。藏语人称代词、名词放在中心词前,中间加“的”字,指示代词、数词、形容词放在中心词后。日、朝语形容词有时间的范畴,否定通过词尾来表示(加连接词),加上助词可以做状语。藏语形容词不是这样,但有级:比较级词尾是ba/wa,最高级词尾是xoe。形容词可以重叠,有汉语“红通通”、“长长”等结构。

日、朝语动词变化一般用词尾表示,词根很少变化。如朝语kata(去),过去时ka+ass-kassta, 将来时ka+kess->kakessta. 藏语动词有现在、过去、将来、命令四个形式,但多数形式相近或相同,发音相似或相同,已不足以作为时态标记,因此常在动词后面加上时态助词,表示“正在”、“了”、“将来”等意义。从中可以推测汉语从粘着语变为孤立语的轨迹。

日、朝语动词有连用形(连谓形),、终结形两大类谓语形式。连用形是句中形态,可以构成复合谓语或复句。动词与谓助之间一般有连接词。藏语句法与它们一样,但很少有连接词。动词现在、未来时+ru+ju表示“使......”,其中的ru起连接两个动词的作用,相当于连词。终结形词尾在三种语言中作用类似,藏语的这类词尾较少,日语多一些,朝语极为繁多。

藏、日、朝语都有动词+辅助动词的结构,表示应该、能、想要等意义。日、朝语一般用连接词,如日语yomu(读),yongde-iru(正在读),yongde-miru(试着读计看)。藏语没有其中的连接词,goe zho(想笑),goe是“笑”,zho是“想”。日、朝语辅助动词多而且用法相似,te kuru(日),a ota(朝)连词后边是“来”,表示“......下来”.te iku (日语)、 akata(朝语)连词后边是“去”,表示“......下去”。此外,形容词也能用在辅助动词的位置。

朝语体词+i变成谓词形,相当于形容词,谓词+m/eum,ki变成体词形,相当于名词。日语没有明确提出这类规则,实际在用。藏语动词加上ba/wa,dang等成为动名词。这不算什么,有趣的是变成名词,又变成动词,颇有迂回的意味。如:
xing  ngaen-gi  xing joe-bar qe-ba  木匠伐木。
木匠  表施动者   树    砍

joe是动词,加上ba成了名词,接r,后用qe-ba,表示强调施动。qe-ba本义是“做”,它用在动用性名词后边,与日语...suru,朝语hata很相似,成为动词的一个后缀。藏语还有几个词可以代替qe-ba,而且意义也比日、朝语复杂。

藏语“是”第一人称用in,第三人称用re,“有、在”第一人称用yoe,第三人称用du或yoore。英语have和there be在藏语里是一个句型,所有者和场所用la表示,动词依人称而定。日语“有”,对有生命的事物用iru,对无生命的事物用aru。朝语最简单,用不着issta就是“有、在”。“是”、“有、在”用作谓助、终结形词尾,并表示许多不同意义,在藏、日、朝语中是大同小异的。

 

四、敬语

敬语在词汇、语法两个层面上都存在,是藏、日、朝语的特色。

日、朝语名词、动词、代词、终助词有敬语。朝语的阶称分尊敬、对等、对下三阶,表示与听者的尊卑关系。尊称表示对行为主体的尊敬。如:
seonsaengnim,eoti-ro ka-si-pnikka?  老师,您去哪儿?
老师    尊称     哪儿    去 尊称 尊敬阶
nim是对主语的尊称,si用于动作“去”后,是对动作主体的尊称。

日语动词有尊敬和自谦的说法,有各种不同的结构,充分表达了类似朝语阶称和尊称的意义。敬体和简体也是敬语的一个表现手段。以desu,masu结束句子,是敬体;以动词、形容词结束句子,是简体。朝语终结形有阶称的区别,没有敬体与简体的区别。藏语有不使用终助词的说法,但与敬语无关。

藏语的敬语广泛存在于名、动、形、代、副、叹词中。词类涵盖面之广和涉及的词汇量之大,是世界罕见的。动词“遗忘”、“累”、“哭”、“感冒”有专门的敬语说法,叹词有尊敬和对下的区分,是日、朝语不具备的。很多句式,有对应的敬语表达,名词、动词、代词、形容词、副词换成了另外的尊敬说法。比如动名词+qe-ba,动名词换成了敬语,qe-ba也使用敬语。

五、小结

藏语大体上是粘着语,同时具有孤立语的特征,它在粘着语方向上,发展并不充分,格助词少,功能不很明确,而日、朝语发展程度高。在前置定语、时态助词、动词连接辅助动词不用连词等特征上,是在向孤立语发展。日语、朝语和阿尔泰语系应在上古即与汉藏语系分离,各自独立发展。复杂的形式不是从来就有的,形成之后也能简化。

考古学已表明日本人祖先来自大陆(阿伊努人来源不明),上古以藏缅语族居民为主,公元前几个世纪则以江苏一带移民为主。朝鲜史书上称祖先为少昊,与考古发现相符。古代的扁头习俗源于山东,即是铁证。如今韩国人跟中国争印刷术,争端午,争高句丽,真是数典忘祖。如果渤海人是他们的祖先,那他们的语言为什么与满通古斯语相差那么远?他们不是口口声声说来自蒙古草原吗?不能自圆其说了吧!日本人说与中国人“同文同种”,从语言发展史上看,一个也不例外。中国是文明的摇篮,又是文化交汇、传播、飞跃的沃土。文明时代的民族有几个纯而又纯的?划清界线是自欺欺人,痴人说梦!

古今文化网 http://www.mondlango.com/kult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