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里的世界

王立(本站原创)

 

    甲骨文不是我国最早的文字,甲骨文出现在商代后半期,距今最多不过三千多年。商代前期、夏代文字发现很少,有一些尚未得到认可。龙山文化晚期山东、山西都有汉字,更早的大汶口文化陶尊文字已得到公认。甲骨文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但它的更早年代的发展轨迹已无法找到了,可能与书写材料有关。

    甲骨文用于占卜,使用的文字及字义受到了限制。通过甲骨文研究汉语语言文字,必然受到一定限制。称甲骨文为最早的书籍是不妥的。商代本来有书册,“册”、“典”二字形象地反映了当时书本的模样。只因保存不了这么久,证据荡然无存了,从前的“疑古派”面对甲骨文,偏不信西周以上为信史,更不用说更早期的商代了----那是“伪古史”的一部分了。

    商代人“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说“每事必卜”是言过其实了,大多数事情要进行占卜,武王灭纣后,访问箕子。箕子讲决定对策的要素,卜、筮排在后列,并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武王伐纣前,卜问的结果是凶,太公说"枯骨朽草知道什么”,坚决出兵。屈原卜居,卜官无法排解其忧烦,也坦言龟策无能为力。用甲骨文占卜主要是贵族的事,平民没有份。

    后来的史书真实性打了折扣,春秋时代史官为了秉笔直书失去生命也不畏惧。甲骨文不存在虚伪的假话,研究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是可信的材料,有些关于天文、气象、农业、地理等的记载具有科学技术史的价值。

    卜辞是占卜之后的记录,最完整的记录包括署辞(甲骨来源、修治、保管人名)、兆辞(灼烧后裂纹的状态)、叙辞(占卜时间及占卜人)、命辞(卜问的问题)、占辞(作出的吉凶祸福的判断)、验辞(应验情况)。卜辞的行款没有一定的规则,胡小石归纳为31类,有横着向左的,有横着向右的,有坚着向下的,有一行向左刻一行向右刻的。.....有些甲骨涂有朱、墨、黄、紫等颜色,目的不得而知。甲骨用后有的专门储存起来,如同档案,有的埋在坑中,有的散佚,有的作为其它用途。比如有的甲骨上刻有从甲子到癸亥六十甲子名称,显然是学徒练习刀刻的产物。卜官有一定的分工,还培养接班人。

    商代有繁多的官职,陈梦家列出了61个官职名称。尹字形如右手执毛笔,是辅佐商王的重臣,死后受到国家祭祀。伊尹、黄尹是最有史名的两位尹、伊、黄为姓。上古的国家大事就是祭祀一轮,叫周祭,因时36-37旬之久。祭祀前要占卜,选了日子还问吉凶与否。人殉是吃人时代的特点。见于甲骨文的人祭有13052次,14197人。奴隶的主要工作是种田、打仗,他们反抗的行动有逃走、烧粮仓等,奴隶主们眼中的神比比皆是,河、岳、东子、西子、东母、西母、上子、血子......对会说话牛马---奴隶却毫无仁慈。

    商代人自称“商”,今天的漳河当时的名称是“商”左边加三点水,这是商族人的母亲河。周人以“衣”、“殷”称商,意思是“夷”---东夷人。古书上讲齐人把“殷”读作“衣”。甲骨文中有很多方国。如楚、蜀、土方、工方、林方等,从一些字的写法,可以清楚地看出国名的由来,如蜀为蚕,巴为蛇,周为田地......

    商代的主要谋生手段是农业,其次有畜牧业、渔猎、商业等,当时的作物有来(小麦)、麦(大麦)、水稻、糯稻、小米、高梁、大豆等。从贝币可以看出商品交换的普遍性,在舟上挑贝的人被叫做贝氏,可以看做金融从业人员,从贝、从舟的字表明当时航运和贸易在广泛开展。

甲骨文有关天象、历日的记载是天文学的宝贵资料,可以帮助我们求得相关的年代。李勇先生根据历日记载,求出甲骨的绝对年代,并得出结论:商代以夏因十二月为岁首(建丑),以夏历初三为月首。商代以丑时为一天的开始。古人说夏代建寅,以寅时为一天开始,商代建丑,以丑时为一天开始,周代建子,以子时为一天开始,是事实。《逸周书》说“夏数得天,百王所同。”夏历是中国历法的根本,商、周的变化是故意有所不同的,以示革命。

商代有学校,与任何早期国家一样,受教育的只是贵族子弟。有一条卜辞问放学路上会不会下雨。家长疼爱孩子,自古如此。

甲骨文主要出土于殷墟一带,此外陕西、山东、北京等地也有出土。周原甲骨尤其引起人们关注,成为研究商末周初历史的“地下材料”之一。殷墟甲骨共15万多片。相当一部分已流失国外。已隶定的字约1700个,已释读1100多个。对甲骨文的研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志者任重道远!

古今文化网  http://www.mondlango.com/kult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