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调的成因

王立(本站原创)

    汉语是有声调的."搭,达,打,大"是普通话的四个声调: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声调起来区别词义择优选作用.在别的声调语言里,声调能区别词类和语法功能.古汉语"语","雨","泥","间等读去声是动词,实际上就是区别词类的作用.这是声调产生的一个原因.彝语凉山语nga(我)改变声调,表示不同的格.藏语里的格助词,i,is本来声调不同,但助词位置读轻声,就没有区别了.日语,非洲某些语言的高低型重音节之间的音高对比,不是单独一个音节的声调.朝语没有声调,但一些词通过低长音与高短音的区别,起到区分词义的作用,这一点具备了声调的特征.

    声调不是从来就有的.藏语创制文字大约在7世纪之前,那时还没有产生声调.8--9世纪才产生了声调.现在各方言声调数目不一.拉萨话有高平(f)低升(v),高降(h),低升降(w).4个声调以及轻声.安多方言没有声调.在大大小小的方言中,藏语声调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发展轨迹保存着,如同活化石.这为我们认识声调语言发展历程,是直观的,明确的证据.

藏文字母发音举例:

daf taf tav nav   第3组

    daf是清音不送气,等于汉语"搭".taf是清音送.等于汉语"它".tav古读浊音,现读低送气,有上,前加字时读低音不送气.鼻音nav是低调浊音,有上,前加字时读低音不送气.鼻音nav是低调浊音,有上,前加字时读高调.清浊对立消失,变为清音送气不送气对立.这是汉语普通话,藏语拉萨语共同的规律.清声母字读高调,浊声母字读低调.如藏语拉萨话的daf和tav.又如汉语的阴平字与阳平字分化之前后.也遵守这一规律.上,前加字是表示复辅音的,复辅音能改变声调,别的语言中也有实例.

    藏语的韵尾7世纪时有-m,-n,-ng,-p,-t,-k等韵尾,现在作为后加字或再后加字,-p仍发音,-k口语一般不发音,连读及书面语发音,-t不发音,这些字母音节的声调变为降调.韵尾发音,相当于汉语古音及方言的入声.韵尾不发音,则相当于汉语的去声.反过来说,塞音收尾,就是入声.-p,-t,-k弱化,成为喉塞音(音标是问号少一点),再发展就是失去喉塞音,成了拉萨话中的降调.高降类似普通话去声,低升降调是低升调急促下降,类似日语中a为促音收尾的发音方法.元音的松紧,长短也能决定声调.广州话元音长短对立,如/1a:p/腊,/1a:p/立.带/tai/是双元音,但前一个a为长音,后一个为短音.王力教授认为上古汉语分平入两类,再分为长,短,进而变为四声.这可以用来解释很多演变实例.上古阴声字与入声它押韵,是因为阴声字上古为长入,中古多数变为去声,长入与短入押韵就顺理成章了.

    南朝时,汉人注意到汉语有声调的差异,在这以前未见文字记载.汉语何时产生声调,也就难以知道了.六朝时,四声为平,上,去,入.平声为中平调,上声为高平调,去声为低平调.梵文有低平,高平,高降三个调,译作汉字时,低平调用去声,如<<大唐西域记.卷一>>目录有"屈霜你伽国""霜"注去声,即原文为低平调,高平调用上声字,如<<星曜经>>提到梵文somavara(星期一)音译为"苏摩,"摩"注"上",即so为高平调,古代译梵文的字音多么严谨!为了一一对应,有时专门造字,规定读什么声调.入声的具体情形无法确定.日,朝,越借的汉字音,保留了入声.如"学",日语gaku,朝语hak,越语hoc,表明中古时汉语发音一定有K韵尾,"一"日语读ichi,朝语il.韵尾实际t."十"日语读ju(久),朝语读ship.它们一个不是入声,一个是入声,显然是不同的来源.藏语"十"与日语同音为ju,开音节,借自"猪"音,上古有一个同音字,(实心的菱形)表示"十",即 ju.朝语的ship与现代汉语的shi借自"豕古为入声.

    现在山西,河南一带上古以来一直是中华文化的交汇点.客家人的故乡就在中原.现在,这一带的汉语既有复辅音,也有入声.有人说河南话比北京话还接近普通话,不少朋友说"一点不错",东周,东汉,西晋,北魏,北宋等在河南建都,河南话官话的主要来源之一,在当时就是官话,考察洛开封及南京的语音演变史,可以作为汉语语音变化的参考.韵书和汉藏,汉梵等音可以提供祥细的资料,由于汉字不直接标明发音,韵书不能让我们弄清实际的音值,尤其韵母至今也是猜不出真相,官话方言在隋唐时代渐渐发生了声调的变化,古全浊音声母清化,全浊音上声字与古去声字合并,入声消失,分别归到平,上,去当中,平分阴阳,在现代汉语方去入各他阴阳,长元音入声为中入,短元音入声为阴入.这远比中古复杂了.

    在词汇上与汉语共性较少的壮侗,苗瑶语族与汉语声调发展规律相同,平,上,去,入各分阴,阳.这是汉藏语系声调发展的特点.越南语及南亚语系也有声调,不同方言的调值有时是不同的,天津话阳平读书55,与北京话阴平相同.汉口话阳平是214,与北京话上声相同.日本古代僧人释了尊说:"四声本来无定,一音低昂成异."这说出了声调的相对性,在乐谱上的高低音也是相对而言的.一个高了,别的音相对地水涨船高.不是方言之间的声调不全一样,只是在该方言内部是一个统一体.学方言的前提是把握好声调,就是"神似"了.小时候,同学用天津话朗诵唐诗,感觉挺有趣.市区话与郊县的一些方言(如静海方言)基本上是声调的对应,词汇大都相同,学天津话只是变调而已.听说河南人学普通话也有这种优势,结果一部分人因为优势反面学不出纯正的普通话,我也有切身感受.

古今文化网 http://www.mondlango.com/kult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