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拥护大同语

王立(本站原创)

 

    大同语创始人把这种人造语言命名为ulango.u代表universal.lang是国际性词根。但国际友人不约而同地用Mondlango称呼它。Mond是“世界”,lango是“语言”,名副其实地被公认为“世界语”

一、国际辅助语的春天来了

    大同语是一种国际辅助语。几个世纪以来,已有500多种国际辅语问世。国际辅助语是为了消除不同语言间交流障碍而提出的。柴门霍夫的崇高理想到今还是那么鼓舞人心。听说过国际辅语的人不多,赞成的人更少。世界语并没有在人类生活中志到预想的作用。一厢情愿的付出并未换来丰收的美景。

    我们不需要国际辅助语吗?当然不是。

    语言学家们说。每种语言的本族语者都认为自己的母语恰到好处。这是不切实际的。中国人嫌汉字难学,俄罗斯人嫌俄语语法太不规律,英美人坦言英语语音体系杂乱.......我学了二十多种语言,尽管兴趣浓厚。但仍觉得学语言十分艰辛。拿花时间最长的英语来说,随便来一个人,就能把我难倒。为了交往,不同民族之间的语言障碍必须消除。有语言天赋的人可以精通几种语言,但多数人连一种外语也学得事倍功半,离开学校后英语就淡忘了。大学生考四、六级成了不少办学机构的卖点。足见其难,人们自己无法胜任时,只好有求助于翻译,“两会”及党会之后总有口译在领导人身边为记者与领导人的问答沟通,每当口译出错而领导指出来时,我丝毫也没有嘲笑译员的意思,只是为英语的难学而感慨。也许你想到了,国际辅助语既然比任何一种民族语都科学、简明、规则,用在需要翻译的场合,该是多么顺理成章啊!在学语言上节省了时间、精力、规则,用在什么地方不好?不光是学一种语言容易了。而且只要学一种语言————国际辅助语就能与讲别的语言的人沟通了。联合国。欧盟等组织在多语言口译、笔译上的巨额支出,如果换成各国都以一种国际辅助语为媒介,那么翻译成本减少之后,又能办多少好事实事?

    国际辅助语发展到今天,它生存在环境并未改变多少,它的潜在功能依然如故。我们相信,只要有一种合适的、公众乐于接受的国际辅助语,就有这种语言为全人类服务的时候。

二、大同语是一咱优秀的国际辅助语

    大同语从现存的民族语和人造语中吸取了精华,加上独特创造,成了我们所能拥有的最优秀的国际辅助语。与迄今为止影响力最大的Esperaanto相比,大同语有很多显而易见的优势,试举三例:

    1、取消戴帽子的字母。戴帽子的c,s,g完全可以用c,x,j代替。载帽子的h与h区别完全可以取消,英语有/h/无/x/,要想无所不包,还有上百个音,为什么不引入呢?e时代,对于不加符号的拼音文字是大显身手的时候。

    2、数词、形容词的变格,形容词的复数,都可以取消,英语早已抛弃了这些变化,充分表明没有它们一样能准确地表达。大同语的数词、形容词比英语更易学易用。

    3、表示方向的格词尾完全可以取消,德语的介词表示方向和地点要求不同的格,俄语也类似。世界语用-n表示方向,显然是对上述变格的继承。但它又与宾格词尾雷同。大同语只在必要的使用宾格-m,表示方向不用格词尾,而采和复合介词,如alen,相当于英语into,这种构词法更符合世界语的构词法。

    世界语的科学性在大同语里有集中体现,如相关词表和分词体系。世界语的不彻底性在大同语里有了令人欢迎的创新。动词直陈式现在时词尾用-an,复数用-s,看似无关紧要,实则令人深深赞叹!动词直陈式现在时用-an,与分词ant和谐地统一起来。这也比世界语-as对ant更巧妙更合理。复数加-s与英语和西班牙语的规则变化相同,而不采用意、俄等语言令人无所适从的规则中的一条----变/i/和/j/,我个人十分欣赏-s词尾表示名词复数。

    当初柴门霍春博士一心要为人类顺畅地交流现时竭尽全力,但他肯定不会同意他的方案是万古不可改易的死框框。世上没有不变的东西。不合时宜的必须改革,时代比人强嘛!一个人的智慧毕竟有限,“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如果拒绝变化,本来期待后人完善的方案却不容许丝毫变动,其生命力何在呢?七十年代代末,中国人民已破除了对毛泽东和鲁迅的迷信,难道柴门霍夫的语言方案就不可增删了吗?历史是无情的,任何教条主义和僵化的东西注定是要走入死胡同的。

    大同语是开放的,而不是封闭的。民族语可以改变,可吐故纳新,大同语完全具备这种活水源头。大同语者是大同语的主人,而不是奴隶。大同语不是摆设,而是要为现实服务的有力工具。相信通过广大大同语者的努力,大同语会被更多的人了解、熟悉和支持,会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三,让大同语为人类造福

    有了先进的大同语,我们就应当学以致用,大力推广它。要让人们知道有一种这么好学、这么美妙、客观有用的人造语。一学,就轻易地掌握了,一用,就拥有了不曾体验过的成就感。两个大同语者用大同语,可以自由地、充分地、恰当地表达思想、交流情感,像一切民族语那样丰富,那样富于表现力,那样优美动听,可见大同语是多么容易学会啊!如-ly是很多副词和词尾,friengly却是形容词;表示人的后缀有 -er和-or自己就能猜出要用哪个;形容词,副词的级有例外不说,用-er/-est和 moer/most也有所分工,我上学时为此丢过分......大同语全没有这些麻烦,唯一的形式,绝无例外,你不想为此叫好吗?

    当越来越多的人掌握了利用大同语时,国际辅助语的理想就变成了现实。大同语不会取代任何民族语,而是充当民族语的媒介。大同语不威胁任何语言的生存,反而由于沟通便利,让每个民族、每种文化都充分地与世界接触,从而促进多元化的繁荣,多极世界也会得到确立。一说到国际辅助语,多数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用这种语言代替民族语,这咱误解极大地伤害了国际辅助语,阻碍了人们对国际辅助语的认知。大同语要为人类服务,当务之急就是消除这种想当然,把自从诸子百家时代产生的天人合、对立统一为内涵的大同精神介绍给大家。思想上认同了,再通过亲自学习;亲身使用,参加到推广大同语的活动中来。

    大同语是中国人提出的唯一一个国际辅助语,也是迄今为止最完善的国际辅助语。我有许多理由拥护大同语,你呢?

古今文化网 http://www.mondlango.com/kult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