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欧语系的音变规律

王力(本站原创)

    英国人威廉.琼斯(1746---1794),学过法、意、希腊、拉丁、梵、波斯、孟加拉、印地等语言,他在1786年发表了论文,指梵、希腊、拉丁语具有非常整齐的语音对应。比如:“父亲”在三种语言里分别是"pitar,pater,pater",“兄弟”在三种语言里分别是bhrater,phrater,franer.众多的语言有如此惊人的关联,并非巧合,而是同出一源的必然结果。

    在很多学者努力下,印欧语系的概念提出来了,印欧语历史音变的规律以简结明了的公式表达出来。

    以第一次音变,是从印欧语到日耳曼语发生的辅音变化,也叫格林定律。它的内容如下:

    (1):印欧语bh,dh,gh变为日耳曼语b,d,g;

    (2):印欧b,d,g变为日耳曼主p,t,k;

    (3):印欧语p,t,k变为日耳曼语f,th,x(词首为h)

    (1)说的是送气浊塞音不再送气。梵语里保留了bh,dh之类送气浊音,如"兄弟"是bhratar,古英语开头辅音是b.

        (2)说的是浊塞音变成了清塞音,拉丁语"二"duo,古英语以t开头.

   (3)说的是塞音变成了摩擦音,拉丁语"三"是treis,开头的t在古英语里变成了th.

        这三类变化应当(3)在先,然后(2),最后是(1),如果从(1)到(2),b全成p,日耳曼语里还会有b吗?如果从(2)(贯彻),p又全变成f,日耳曼语里还会有p吗?

    《中国大百科全书》对第一次音变的叙述为,原始印欧语的p,t,k变为日耳曼语的f,th,h,同时b,d,g变成p,t,k,而f,th,h,变为b,d,g.这种叙述顺序不会造成误解。但最末一点与前述(1)条不是一回事。不提bh,dh,gh,未区分x与h,是有待修改的。原始印欧语肯定没有f,世界古老语言恐怕也没有例外的.

    印欧语重音不固定,正如俄语至今保留的情形,到了日耳曼语里,重音固定在第一个音节上(前缀除外).英语由于吸收了大量非日耳曼语词,重音已经多样化了.

    丹麦语言学家卡尔.威乐纳1875年提出一个定律----威尔纳定律,对格林定律进行了补。它的内容如下:从印欧语的p,t,k变来的日尔曼语词中的f,th,h,以及印欧语继续承下来的s,当其前身p,k,t,s在印欧语里的音节之前不是重读音节的情况下,将变为浊音v,th(英语the的辅音),g,z.如“英语”father第二个辅音的读法就是威尔纳定律的作用。它的写法在前期日尔曼语里与国际音标一样,古英语里是d,现在是th。

    第二次音变,是日耳曼语在8世纪(一说是6世纪)发生的“高地德语音变”。它从德国南部山区开始,向北到达低地边缘。高地德语成了标准语,低德语是一种方言,这一音变内容是:

    p变成pf(元音后为ff)

    t变为ts(写为z,元音后为ss)

    元音后的k变为ch

    d变为t

    例如“门”英语door,高地德语Tor,“水”英语water,高地德语Wasser.

    由于这一音变发生时,英国人的祖先已离开大陆到达不列颠,英语未受到影响,比高地德语更古老。然而德语语法仍很繁复,英语却砸毁了框框,简单多了。英语由于吸收外来词和本身的音变(如十五----十八世纪的“元音大移位”),古今差别大了,读音规则受到了太多干扰,成为发音最为混乱的印欧语。

    印欧语的音变规律是针对印欧语提出的,对别的语系不完全适用。由于语言的复杂性,汉藏语系的语音对应很难找出印欧语那么清楚的规律来。中国各民族如果一直使用拼音文字,情况会好一些。汉语南方一些方言的“的”用gi,与藏语一样,现在的“的”是怎么来的?会不会有语音对应?上古汉语“彼其之子”,“彼其”分明是藏语pha ge(远指“那”),这种共同成分能揭示真相?要像欧洲历史比较语言学的开创者那样,以脚踏实地的精神多学、多思。现在一些人竟把扯皮当学术,叫人汗颜!少浮于形而上,多埋头实干吧。

    注:由于特殊字符太多,文中一律加以变通,如th有专门的字母,无法打,只好按现代的写法。

古今文化网 http://www.mondlango.com/kulturo/